图片集锦
  • 图片集锦
  • 学会工作

生命与安全教育教学实践平台

教案三(曲琪):安全教育从“心”出发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1-01-10 20:56  作者:  来源:吉林省生命与安全教育学会


                          安全教育从“心”出发

                长春市第八十二中学  曲琪


【事件回放】

“没有人真正的关心我,我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刚上初一的小新的微信签名栏里赫然写着这样的字眼,而微信昵称却是一片空白,他不知如何定义自己,不知自己存在的意义。

14岁的小新就读于某中学,是一名七年级学生。父母带着他从南方的某个小城市来到北方,在北方生活多年,虽然并没有地域的隔阂,但是家庭情况复杂。小新的父母在他9岁的时候就已经离婚了,但由于没有其他房子,三个人还是在一起生活。爸爸虽然有劳动力却并没有去外面工作,整个家庭的重担都压在做清洁工的妈妈一个人身上。

那天是一节体育课,小新和班里其他学生一起打篮球。运动场上难免磕磕碰碰,一个淘气的男孩不知为何盯上了小新,不停对他挑衅,由于没有人制止,挑衅的男孩变本加厉,终于惹得小新爆发,狠狠把球砸向了那个学生的头,疯狂地对他骂起了脏话,满操场追着他撕扯。体育老师及时发现将俩人分开,小新压抑着怒气,目露凶光。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也很惊讶,从未见过他如此激动,日常的学校生活中,小新很少说话或是表露情绪。

体育老师不清楚事情的完整过程,只是告诉我两个孩子打架了。因为小新表现激动,老师似乎下意识地把责任怪到了小新的头上,小新听完以后竟沉默了,任凭旁边的学生如何七嘴八舌地讨论,他都不再说话了。

第二节课上课不久,我就在课堂上听到了奇怪的“唰唰”声,是小新,他正用一只黑色中性笔来回划过一张白纸,已经把纸划得十分凌乱的,杂乱无章的黑色笔道很深,马上就要划破纸了。我走过去刚要批评、制止他,却发现了旁边的几个纸团,隐约看到上面的血迹。我心里一惊,尽量轻柔地拍了拍他,示意他跟我出去聊聊。

小新出来时手里还攥着一个纸团,他用右手捏着左手,上面胡乱的包着一个纸团,我拉过来拨开纸团一看,左手的手指、手背、手腕上都被划出了深深浅浅的伤痕,有几个伤口还在流血。我赶忙带着他去医务室包扎,去的路上我了解到,这些伤痕都是他自己划的。我急忙打电话联系他妈妈,可是完全联系不上,电话一直打不通。放学时我叮嘱他晚上让家长给我回电话,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终于等到了他妈妈的电话。他妈妈一口方言,很难听明白她的话,我们沟通了很久,我把白天发生的事告诉她。他妈妈表示很抱歉,但是对于孩子的教育也是十分无奈。据了解,小新的父母都是小学都没有读完,在学习上,无法给孩子提供帮助;生活上,他们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与孩子接触的机会很少,更不要说沟通交流。通过我们的沟通,我发现小新有自残行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据他妈妈描述,他曾经多次说过感觉生活没有意义,感觉全世界都没有人理解他。

【追根溯源】

中小学生的自残、自杀事件频频发生,已经引起了整个社会的重视。青少年自我伤害行为在青少年学生中现在较为常见,家庭教养方式、父母关系、亲子关系等家庭因素都对自我伤害行为的发生有很大影响。

家庭因素的作用是最不容忽视的。家庭是培养个体情绪、态度及价值观的重要场所,家庭结构、家庭功能以及家庭成员互动关系不良所造成的压力,与青少年的情绪和行为密切相关。小新作为一个刚刚14岁的孩子,之所以会有如此消极的心态,出现种种自残的行为,最重要的就是受家庭影响。父母离异使家庭破碎,很难对孩子有足够的关心,父母为了生活奔波,无暇关注孩子的内心世界,也使这一类学生很难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当青少年在充满冲突、家庭气氛不佳的环境,青少年会有寂寞感,觉得自己是不被喜爱或是可被抛弃的,遇到问题时较容易产生自残行为。青少年以自残、自杀的方式来作为逃离不如意的家庭情境的解决方法,认为自己是家庭中可被抛弃的一员, 即使受伤也不会有人感到惋惜。

此外,青少年多以学校为主要的社交场所,同伴关系的建立也多以同学关系为基础,因此,影响青少年自我伤害行为的学校因素同样值得关注。大多数青少年认为能够从同伴身上获得尊重及情绪上的支持。当他们有心事时,也倾向于对同伴诉说,也就是说,同伴团体具有提供情绪支持与鼓励的功能。而小新在学校却没有可以谈心的朋友,不仅没有亲密的同龄朋友,甚至被同学的幼稚行为骚扰,使他内心愈加压抑。同伴关系较差,面对问题的时候,无法从同伴身上获得情感支持,易采取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

除了同伴关系,在学校最容易影响学生心理的就是师生关系,学习成绩不好的青少年无法从教师身上得到情绪支持和鼓励,为保持自尊,这些学生会以偏差或退缩的行为来面对。小新在班级里就是这样一个成绩不好、不爱说话的孩子,很容易被老师忽视。在体育课的自残行为前,老师们没有给予他足够的安慰,也使他的情绪没有得到释放的出口。

现代社会中,学生的压力在某种程度上不比我们成年人低,而成年人已具有一定的自我控制和保护意识,承受压力的能力已成熟。但是对于学生群体,特别是未成年学生群体,这种压力无法排解,就造成了他们自我伤害的状况。社会的竞争日益激烈,同时,邻里之间对孩子的对比中,也会产生很多流言并附加到孩子的学习和生活中。众多的课外辅导班,学校留下的繁重作业,学习成绩的考核都是对孩子幼小心灵的一种压迫。日积月累,这种压迫就会成为孩子的负担和一道”无法逾越的坎“。

【应对参考】

作为小新的班主任,我曾尝试过很多方法。在这里,分享一些我认为比较有效的方法策略。

首先是一定要和家长沟通,鼓励家长营造平和的家庭氛围、给孩子参与和发挥的空间。当家中的冲突和危机无可避免地发生时,家庭成员需要齐心协力地一同面对困难。孩子需要感到自己在父母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们需要被欣赏、以及知道他们的父母会无条件地站在他的一边。明晰工作与家庭生活的分界,也是作为父母的责任。要使得日常抚养在父母与小孩中产生更有意义的联结。自伤行为有潜在的危险性,当青少年有自我伤害行为出现时,父母需要有非常坚定一致的立场和限制。

小新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他和父母之间都疏于表达情感,双方缺乏沟通,导致家庭关系紧张,孩子的情绪无处宣泄,认为自己是“多余的、无用的”。在一次家长会上,我鼓励全班家长都给自己的孩子写一封信,小新的妈妈面露难色,说自己不会写字,我坚持让她向孩子表达自己的爱,并代笔给小新写了一封信。自己的孩子怎么会不爱呢?小新的妈妈口头表述,我执笔,写成了一封信。第二天一早,所有孩子都兴高采烈地读着前一天爸爸妈妈写的信,我特意观察了小新的反应,他边读边哭,哭过又笑,自己一个人默默盯着信纸看了好久。后来,他妈妈打电话来感谢我,说孩子回家终于愿意跟他们沟通了,抱着妈妈哭了好久,答应妈妈再也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了。

在学校方面,针对于青少年自杀现象可定期开展公益性宣传活动,对学生进行积极宣导,避开误区。

班级里首先是针对个别孩子的不正确行为进行单独沟通,利用班会、生命与安全教育课、心理健康课等向孩子们传达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教导学生要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形成相亲相爱的班级氛围,成为具有良好道德品质的人。

以小组合作的方式学习,所有荣誉和惩罚都由全组共同承担,养成孩子们对集体的责任感,促进学生之间彼此的关怀与互助,让学生的个人感情世界,不再是一个人。每个小组仅有四人,按照自身特长都安排具体的分工。小新因为做事认真、仔细被安排做了组内的“统计员”,自从得到了这个职务,他的学校生活变得更加丰富了,和组员们打成一片自不必说,和其他组的统计员也要经常联络,被很多“工作”安排满以后,小新反而越来越开心了,脸上时常挂着笑容。

我还和科任老师们沟通,让老师们多关注、多关心他,让他感受学校的温暖,尤其是心理老师,还会在课余时间对小新进行心理辅导。教师的关怀,能使学生与老师之间的信任加强,老师和学生成为“良师益友”,增加心与心的沟通,真正走入学生的内心。

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育人者先育己心,以心育心,方能心心相印。想要从根源上预防学生的自我伤害行为,就一定要从心出发,进入学生的内心深处,真正帮助到这些情感迷路的孩子。

 

 

 


返回列表

主办:吉林省生命与安全教育学会|生命与安全教育官方网站|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电子邮箱:smyaqjy@126.com  联系电话:0431-85336138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世纪大街600号B座1250-1252室

Copyright © 2018 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吉ICP备18006789号-1

备案图标.png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