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集锦
  • 图片集锦
  • 学会工作

生命与安全教育教学实践平台

教案一(康成):抚慰压抑的心灵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1-01-10 21:04  作者:  来源:吉林省生命与安全教育学会


                                        抚慰压抑的心灵


                                               长春市第二实验中学
 康成


[事件回放]

20205月的一天下午正是自习课时间,一名高二的男生慌里慌张地跑向老师办公室,找到班主任王老师,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班里有个女生胳膊划伤了。王老师跟随这个男生快速跑向班级,边跑边问他怎么回事,男生说是小李同学自己不知怎么的把自己给划了。还没到班级,王老师看到小李被几个同学架着正在往校医室方向走,手脖上已经出了很多血,大家一边架着她一边帮着她止血。看到她流了这么多血,王老师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120,简单叙述了情况。同时联系了家长。到了医务室,校医先是查看她的伤口,她手上有三道明显的刀划伤,其中有一道很深,还在往外出血。同学和老师对她都是满眼的担心,她本人却很镇定,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眼里也没有一丝的害怕,还一个劲地跟大家说没事。

在对伤口进行止血和消毒处理后,在等救护车的时候,王老师和小李同学做了简单的沟通,问她遇到什么事了,她说也没什么事,就是心里难受,感觉很压抑,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似的,无法排解。通过交流,王老师了解到,她在初中的时候就有过这样的行为,那次也是因为心情很糟糕,不知道该怎么办,就选择用刀划了自己的胳膊,那次只划了一道伤口,也没出什么血,没过几天自然就好了。这次划了三道,才让自己感觉痛快一些。其他的信息从小李同学的口中没有更多的透露。

过了大概15分钟,救护车赶到,王老师跟着小李一同坐上车前往医院。到了医院,刚好孩子妈妈赶到。医生看了伤口,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再消一下毒简单包扎一下就行了。听医生这么说,王老师和孩子妈妈算是松了一口气。在医生处理伤口的过程中,王老师把孩子妈妈拉到一边,和妈妈进行了进一步的沟通,了解到孩子爸爸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外地打工,常年不在家,很辛苦。为了补贴家用,妈妈自己也从早忙到晚,极少能和孩子进行交流。有时还会因为工作太累,导致情绪不好,看孩子哪个地方不满意就骂孩子,甚至拿孩子撒气。至于今天的事,妈妈想到可能与前一天发生的事有关前一天是周一,孩子到学校才发现饭卡没带,打电话给妈妈,说让妈妈帮着送过来。妈妈本来着急上班,所以感觉很生气,送来之后便开始数落起孩子,说自己这么忙还得给她送饭卡,对孩子说了很多埋怨的话。也知道孩子以前有过划伤自己的经历,但这次没想到只是骂了她几句就这样

[追根溯源]

孩子的伤在胳膊上,但实质上伤在心里。

首先,孩子内心是孤独的。很多家长以为给孩子生活上的保障就行了,所以疏于陪伴。尤其是在孩子最需要关爱的时候,父母不在身边,导致孩子内心对爱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心里是空荡荡的,遇到什么困惑不能和父母分享,内心就会感觉很孤独。在这个案例中,对于孩子的教育,父母是缺位的,而且在仅有的能和孩子交流的过程中,也不能积极地给予孩子温暖和支持,导致孩子内心的孤独感与日俱增。父母生活很辛苦,他们也不想这样,但一个很残酷的现实就是,他们在拼尽全力保障孩子物质生活上的需求,却未能保障孩子心理的踏实,这更令人遗憾。 

其次,孩子情绪无处宣泄。孩子的心里有很多话,但没有机会和父母说,因为父母不给她表达和倾诉的机会。而在孩子的内心世界,尤其是正处在青春期的孩子来说,内心有很多困惑,也会有很多心里话想和父母说,有很多感受想和父母来表达。这些话有可能是学习压力太大,有可能是某个老师的趣事,还有可能是和同学之间的关系有了困惑。这里有喜悦,有难过有自己的事,也有别人的事。但是父母未能倾听,这些事情和感受长期压在心里,导致很多情绪的积压,尤其是负面情绪的累积一点点在增长,无法释放,时间长了,无法承受,便试图找个出口。但是又不能针对别人,不能指向外界,那么就只能通过指向自己,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宣泄。

再次,孩子的自我感非常弱。父母对小李内心的忽视,对孩子的无端指责和谩骂,使小李的自尊受到了打击。长久以来,在最重要的亲人那里得不到认同,便产生自我无价值感,会认为自己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自己是可有可无的。这些都会让孩子无所适从,感觉不到自我,便试图通过伤害自己带来的痛感来证明和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最后,孩子被关注的需要没有被满足。每个人都有被关注的需要,对于正在发展过程中的学生而言更是如此。但是小李同学的父母除了关注孩子的衣食住行,对她的心理感受和需要从来不关注。而自我伤害的方式恰恰能够引起父母的重视,哪怕那是一种埋怨性的关注,也比忽视感觉要好。

[应对参考]

刚开学第一天,班主任赵老师就发现班里一个女生小林的情绪有些消沉,于是她联系到家长,想了解孩子在家的状况。小林的妈妈说自己也正琢磨着想和老师沟通呢,因为小林在早上的时候就表示不想来上学了,连哄带劝地算是勉强来了。她正担心明天小林还能不能来上学呢。听小林妈妈这么说,赵老师便想到孩子应该需要心理上的帮助,学校正好有专职的心理老师。但是怎么做才能让她心甘情愿接受心理辅导呢?她突然想到今天正好有心理健康课,可以和心理老师刘老师说说,看看他有什么好的办法。于是在心理健康课上课之前的几分钟,在班级门口把来上课的刘老师拉到一旁,把小林的情况和刘老师沟通了一下。刘老师听了后,决定在这节课上特别关注一下小林。

在心理健康课上,刘老师故意设置了一个表达情绪的环节。他发现,小林刚开始时还比较消沉,但过了一会儿便参与到了课堂活动中来,并在活动中表达了自己的心理感受,说自己的内心比较凌乱。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刘老师在课下找到小林,表达了想找个时间和她聊一聊的想法,小林听了,出乎刘老师意料,她欣然地同意了刘老师的主动约谈。

在约定的时间,小林来到心理辅导室,刘老师询问她目前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她说自己提不起兴致来,也不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里。通过细致的交流,刘老师对小林目前的心理问题根源有了认识。小林之所以消沉的原因是不想来上学,而不想来上学的原因是对家长的有意反抗。在小林看来,从小到大,父母给她的限制和安排太多,她感觉自己在成长的过程中没有一点自己说了算的时候。小的时候还好,尽管有时也不开心,但还算顺从,可是自从到了青春期,她便开始叛逆,对大人的所有安排充满了抗拒,比如安排课外班,安排选文理等等,父母让她往东,她就往西,父母希望她上学她就不上学反正就是和父母对着来。但她的父母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孩子越反抗,他们就越觉得需要更强的制约,更强的制约便会带来更大的反抗,结果导致冲突越来越多。父母却不明白其中到底哪儿出了问题。通过心理辅导,小林同学深刻认识到自己抗拒安排行为的来龙去脉,发现自己这样做太过冲动了,答应一定能继续来上学。刘老师和小林在以下三个方面达成一致意见:

一是要弄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比如当下的学习,希望自己在这个学习的过程中成为什么样的人是一个认真的、投入的、努力的人还是一个逃避的、抗拒的、无所事事的人即如果不考虑外界安排的因素,我们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二是要看清楚别人的安排怎么样被安排的生活是对自己有利的还是不利的。有利的要争取充分利用好不利的尽全力去争取改变。比如去课外补习,如果觉得对自己有帮助,那就好好利用父母给的这样的安排来帮助自己学习更顺畅;如果觉得有些部分不适合自己,就努力去和父母争取调整和改变。

三是要学会积极的自我情绪管理。以一些积极的方式来调整自己的情绪,如积极认知、静心冥想、和他人倾诉交流、听放松音乐等。

随后,刘老师也征求她本人的同意,和父母进行了沟通。建议父母逐步给孩子以更多的自主空间,降低她对被约束和被安排的敏感性。通过和刘老师的交流,父母认识到了自己的教育误区,并调整了和孩子相处的方式,最终小林同学每天都能够开开心心地来上学了。

通过小林的案例,提醒我们每位老师,为了每个学生的心理健康,我们一定要细心觉察学生的情绪变化,一旦发现学生的情绪有异常,第一时间给予关注,并做好和家长的沟通和配合,了解孩子的状况和问题,有针对性地实施应对。必要时心理专职老师进行交流,选择恰当的方式,对学生进行及时有效的心理干预。


返回列表

主办:吉林省生命与安全教育学会|生命与安全教育官方网站|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电子邮箱:smyaqjy@126.com  联系电话:0431-85336138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世纪大街600号B座1250-1252室

Copyright © 2018 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吉ICP备18006789号-1

备案图标.png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