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集锦
  • 图片集锦
  • 学会工作

生命与安全教育教学实践平台

15岁少女犯法之后,50岁老父亲重新走进课堂:“亲职教育”下看见未来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1-01-11 21:37  作者:  来源:中国长安网

时间:2021-01-06 17:22来源:整合自上观新闻责任编辑:陈言

七八月的上海午后,正是酷热难耐的时节。陈涛把女儿陈月(化名)从沉睡中摇醒,两人匆匆扒了几口午饭,便顶着大太阳出门。3号线到友谊路站,1号口出,再向南走上一两百米,友谊路街道红帆港党群指导站便是他们的目的地。

今天,这里有一场“亲职教育”课。而这,也是宝山检察院的检察官们一直在努力做一件事:帮助失足未成年人的家长们认识到为人父母的职责、学会与孩子沟通。


15岁少女辍学还伤人

“你是陈月的监护人吗?她出事了,你赶紧过来处理一下。”接到宝山海滨新村派出所民警打来的电话时,陈涛心里“咯噔”了一下。对于这一天,他其实早有预感,只是事情真的发生,他仍不免担心:“女儿究竟出啥事了?”

在课堂上抹泪的老父亲


已过知天命之年的陈涛身体一直不太好,工作有一搭没一搭,对陈月这个独女却是寄予厚望。从小到大,都是他接送女儿。陈月也没有让他失望,到初二时,每次考试都稳居班级前五名。

“用老师的话说,保持下去考个市重点高中完全没问题。”尽管已经时过境迁,但谈起女儿当年,陈涛还是十分得意。对这个中年男人来说,女儿一度是他的骄傲。但他从来没有注意到,女儿乖巧的外表下隐藏着的真实想法。

矛盾在2018年下半年,陈月念初三时爆发。“她和隔壁班一个男生开始谈朋友。”陈涛极力反对,但此时他正和妻子闹离婚,女儿不愿跟他,要和支持自己谈恋爱的妈妈一起生活。陈涛脾气上来了,“既然她妈妈支持,她也想跟她妈妈过,那我还管啥?”

陈涛和妻子离婚后,女儿判给了妈妈,但为了读书方便,暂时还住在陈涛那里。尽管成绩明显下滑,陈月还是考上了一所区重点高中,之后搬到了妈妈那里。

早就和前妻彻底断了联系的陈涛几个月后才知道,搬过去没多久,陈月就辍学了。当时只有15岁的她每天和结交的新朋友在外游荡玩耍,有时还夜不归宿。原本支持她谈恋爱的妈妈也看不过去,两人大吵了一架,陈月甩了妈妈两个耳光,离家出走。“她妈妈也生气了,几个月没和她联系。”当陈涛得知此事时,陈月已经在外“浪”了许久,“那时我就知道,她早晚要出事。”

匆匆赶到派出所,陈涛看到近半年不见的女儿。她和另外两个女生并排坐在一张长椅上,脸上还挂着一幅满不在乎的笑容,对面贴墙站着一溜男孩。“她是你女儿?”民警指着陈月说,“可以啊,年纪最小,打架最凶,第一个冲上去,还拿着棍子,把人打伤了。”

那天晚上11时左右,陈月一行三女八男像往常一样,四处碰运气找到一家不严查未成年人的酒吧。不料,其中一个女生的前男友一行人也在这家酒吧喝酒。两拨人越看越不对劲,从言语挑衅到互相辱骂,直至凌晨5时左右,动起手来。陈月挥舞着一根棍子,把对方一人打伤。

如果她是成年人,很有可能被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事实上,与她同伙的成年人都被判了刑,只有不满16周岁的她被处以保护处分,其中一个条件是,她和她的监护人要一起到检察院指定的场所,接受亲职教育。


家长要和孩子一起来上课

亲职教育最早起源于德国,旨在教育家长如何成为合格称职的好家长。近年来,这一概念在我国未成年人司法保护体系中逐渐受到重视。“熊孩子背后通常有个‘熊家长’,家庭保护不到位往往是未成年人涉罪或受侵害的重要原因,许多中国父母却完全没意识到,当好父母也是需要学习的。”陈月案的承办检察官、宝山检察院未检组负责人孙丽娟说。

从2017年的家长课堂,到2018年邀请华东政法大学心理学专家进行心理团体辅导,再到2019年将涉罪未成年人亲职教育规范化,宝山检察院的检察官们一直在努力帮助家长们认识到为人父母的职责、学会与孩子沟通。2020年,宝山检察院特意把课程安排在了暑假,借用街道的场地,还请来了华政心理老师金蓓蓓作为授课老师。过去一年间,所有接受保护处分的涉罪未成年人和家长,都要一起来接受至少4个学时的亲职教育。

老师正在给家长和孩子上课,这里的孩子们都是“涉罪未成年人”

和陈涛一起上课的家长约有十来人。孙丽娟分析,参加亲职教育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大体上可以分为三大类:一类是父母离婚,家庭关系破裂导致父母与子女之间产生隔阂;一类是父母常年在外务工,孩子成了留守儿童;还有一类是孩子进入青春期,父母不懂如何与孩子沟通。

今天,这些家长中,有一位小张的父亲专门从杭州赶来。他是江西人,十五六岁便外出打工,生下小张后留在老家交给爷爷奶奶照顾。十多年间,他已经离婚重组了家庭,几乎没有和小张一起生活过。小张初中念完便辍学,一个人跑到上海打工,偷了宿舍工友的手机和鞋子。

考虑到小张的父亲在杭州工作,孙丽娟本想将小张送到杭州,看看能不能在当地接受亲职教育。没想到小张的态度异常坚决:“检察官,我不去父亲那里,我就要留在上海。我可以再找工作,能养活自己。”

赶到上海的老父亲也是一副暴脾气,指着小张大骂:“你不就是嫌我那里工作累吗?我像你这年纪的时候,比你累多了。我下午就要回杭州,你爱走不走!”

孙丽娟拦住了这位父亲,问了他3个问题:“你知道你儿子找了什么工作吗?知道他住的地方是啥样吗?知道那里还缺啥生活用品吗?”末了,孙丽娟要求他退掉回杭州的票,去儿子住的地方看看,给儿子买点东西。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家庭教育指导,父亲终于答应退掉下午回杭州的票。看到父子并肩离开检察院的背影,孙丽娟感到特别欣慰。

“很多家长习惯了这种蛮横的沟通方式,却不知道越这样,孩子越不听。”孙丽娟说。


重新学习如何为人父母

类似的话金蓓蓓也在课上反复强调,陈涛记住了。尽管这个骨子里很骄傲的上海男人,一直称是妈妈对女儿的纵容和不负责导致了现在这个结果,但他还是承认,从很早之前,女儿就已经不和他说真话了。

“我一直想扮演个严父,所以她从小没考好会被我骂,在学校和同学吵架了也会被骂,有时候多抱怨几句我也要批评她。”陈涛说,骂的次数多了,陈月虽然在他面前依旧乖巧,实际上一句也听不进去。更重要的是,陈月开始疑神疑鬼,陈涛接她放学时,在街边和其他家长聊了几句,期间看向刚走出校门的陈月一眼,她都觉得陈涛是在别人面前说她坏话。所以,当父母闹起离婚,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看起来更加支持自己的母亲。

陈涛开始了显得有些笨拙的尝试。哪怕女儿深夜才回家,他也不再大声训斥,而是努力用看似不经意的聊天,打探她去了哪里,和谁一起。只是,除了简单的应和,陈月还是不怎么愿意和他说话。

长时间累积下的矛盾,很难通过几节课消除。在一节课上,金蓓蓓让家长们坐成一个圆环,孩子们坐在外围,每位家长要面对自己的孩子说出3个优点。其中一位家长说着说着就哭了:“尽管他现在犯了错,但我还是要说,他很听父母的话,很尊重我们。”

“切。”话音刚落,他的孩子便扭过头去,用明显故意压低,又恰好能让大家都听见的音量说,“看我干什么,我才不要听你说话。”

课堂上,一位少年和老父亲紧紧相拥

检察官们也清楚,滴水穿石非一朝之功。在孙丽娟看来,能让亲子关系有一点点好转,阻止这些未成年人继续滑向犯罪的深渊,对亲职教育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剩下的,只能交给这些受教育者自己,以及时间。

父女关系可能再也回不去从前,陈涛依旧有些欣慰。上完课之后,女儿不再夜不归宿,还主动提出想继续上学,想洗掉身上的纹身。现在,她在松江一所职业学校,表现也还不错。“亲职教育课上讲的道理,她还是听进去了。”

2019年至今,宝山检察院开展亲职教育144件,家长满意率100%。孙丽娟对亲职教育抱有更多期待。目前,亲职教育主要靠检察机关组织开展,专业性和强制性都有所欠缺。今年,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就将正式实施,其中第118条赋予司法机关对失职监护人予以训诫,责令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导的职权。

“亲职教育变成了强制亲职教育,能让更多家长来学习如何更好地为人父母,希望我们携手社会各界,做的更好。”孙丽娟说。


返回列表

主办:吉林省生命与安全教育学会|生命与安全教育官方网站|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电子邮箱:smyaqjy@126.com  联系电话:0431-85336138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世纪大街600号B座1250-1252室

Copyright © 2018 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吉ICP备18006789号-1

备案图标.png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