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集锦
  • 图片集锦
  • 学会工作

一哥的犹疑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9-01-02 09:24  作者:王野川  来源:

                                                                                         
                                                                   
王野川:  一哥的犹疑   (2013)     
                                                              

hw139.jpg

   
       

小王3岁.jpg

                                                                    小王:要几岁才能成为大王,像地头光膀子那个打头一哥
                                              大王:50岁,如果你一直跟着我。

                                                    一哥荣耀,只剩大王苦笑间的时光深壑。


36岁状深沉.jpg

                                                                                         困顿更多坚韧心, 谷底没忘摆深沉


       今天,50年了,岁月安排小王跨越式变为大王,迈着进步与落后交替迈进的摇晃步伐;命运之手也指引他叫他在很小的局部,带着很短暂很芝麻很奔波很搞笑的头儿。以至周围一圈人都不忍心不叫声大哥时,却还没准备好就这样轻易老去。哀思故人般安慰自己:很费劲很不情愿。有潮语云:不想当一哥的哥不是好哥。所以,做梦都在愁容满面地手捧一堆芝麻,迎风挺立牛棚之巅,铿锵吟诵着“想当好一哥”的人生壮语。然而,接踵而至的失败经历告诉我,“老大”不是我这样的厚道人当的,在家行二,还是本本分分当我的东北二哥比较安心,一哥伟业,留给小王们用跌倒爬起的成长去向往吧!
       当不成老大,只好熬着贫寒年华当老大哥。曾经来过的书香门第曾经那样贫寒,爸爸研究“地——贫瘠土壤”,妈妈研究“天—寒温气象”,贫寒得双双成为地理学界的顶尖教授。对大自然的无比热爱和贫寒痴情,让我在三年自然灾害最困难时期最困难那年(1961)来到这个困难世界。所以,小王到老王的人生旅途上,最适应最亲和的就是在那个“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贫寒门第中,去面对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困难,去勇于挑战安逸,去应对贫寒与困难谁更贫寒的困难。

       
家兄长我5岁半,22年前为建设“四化”,去美国发现挖掘资本主义腐朽根源去了。在大洋彼岸他的世界呼风唤雨,培养了众多华夏博士后杰青。虽然最终少有归国参加祖国建设者,那是他们正在探索和实践资本主义一哥走向衰亡的历程,在为“四化”积累教训呢。头顶全国学界凤毛麟角的“东北师大长江学者、海外千人计划”等耀眼光环,家兄才是我这辈上奋斗异乡的爱国一哥!但是不做大哥好多年,彼一哥已成我族海外奋斗榜样,高大若一叔般,管不了眼下大陆上这帮弟兄们说不清道不明的社会主义闲事儿了。所以,虽然我的美好生活一团糟,事业折磨无穷尽,但还是得以二哥身份勇担一哥重任,挺身而出当大梁。实在是没别的梁了,奉献型一哥就更没人愿意干了……。于是,破大家子里众表兄弟姐妹们的亲情纠葛、老少争执、婚丧嫁娶、和亲离异、后代教育、职业发展、生活危机、养老善后等等一应糗事,皆有本带头一哥的操劳身影,连拉带扯中跟头把式间一直念叨着:这年头,队伍不好带呀!

                                                                                      

工作证照【1984】.jpg

                                                                                            大学毕业第一年工作证照
    
       我母系八子女,家母老大,说什么都算所有事儿都管全体都怕;父系八子女,家父老八,除了革命什么都不会啥也不管人人喜欢。下一代家兄老大,老王行二。到我这辈上,老少三代大家族已是人丁兴旺,子孙满堂了。一哥去国,一走20多年。二哥上位,统领小辈及其小小辈牛鬼蛇神数十人众,遍布世界各地浩浩荡荡。好家伙,领导当大了,那劲费的,怎一个“大”字了得!虽然长短不一,往来无序,但为家族兴旺鞠躬尽瘁,活而后已。一晃几十年弹指一挥间,弟兄们都发达得实在忙不过来了,见面就说“ 二哥咋还不吃呢?赶紧张罗啊!” 你瞧,这一哥重担,犹不犹疑便也不可推卸了!
       妻亦跟我一同属牛,有幸比我小点儿。她姐兄八人,贤内老八,姐妹排七。王二不比他们小,但贤内比他们都小,所以见面都只好叫:大姐二姐三姐直到六姐,媳妇儿小真是坑哥呀!还有众姐夫及七大姑八大姨亦数十人众至今尚有未认全者。不过论出身论文化论贡献论品性,尽管七个连襟里五个姓王,现在都是老王,但本老王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有公用茶水(大家用一个缸子倒茶)的高档去处,我是他们院儿雾霾天里的太阳,看不见也是太阳。在真老大满屯子看打麻将没功夫当老大那功夫,享受一会儿高级知识分子下大田的看猴级待遇,成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最大收获。邻里老农们准说过,猴儿挺好,一哥?没听说过!
       家族很大,全是八枝儿秧上的;单位很小,再不济咱也是搞科研的;能力很低,好歹也是三个省刊的主编;部下很少,一顿饭仨菜就够,盘子得大点儿;政策很好,算仓库五个半发展空间;朋友很多,于公于私都给些面子没少成全。所以,虽然我管的那批没管教好的小崽子们居然当面直呼老王,本高级知识分子还是要很有素养很有肚量的笑对这帮小王八蛋。叫老王那是尊重是亲切,还管毛主席叫老毛头儿呢!要作出宽厚表率,切不可有辱斯文。咱是大当家的,就这里外破大家子,也得打扮成威严一哥才行,最起码要经得起不加犹疑的想像。王者风范,“野鹤闲牛”,岂能跟这些嵬蛋们一般见识!
      30来年的老编辑,再不幸的女婿也熬成了“公”。省里仅有的三个全国发行的基础教育纯科研类期刊,都在咱牛车上呢!槽子边儿上的大小哞牛们必须叫声一哥,不叫就没豆饼。正酝酿建立可一统千余家各色教育报刊资源的省机构,在这一小小局部,“老大哥”一不谦让就熬成“老大” 被掌门 ;为不老在一棵树上吊着背过气去,5年前主创的全国首个省级“生命与安全教育研究中心”,开展“应用型”专项研究。现有多系列重要课题,统领全省400余课题基地、6000余教师研究团队。在这一小小局部,老王谦不谦让也是正印掌门,给不给豆饼都得叫一哥。否则,不发证!所以,熬到今天,终于可以在某个粪堆儿上蹦高叫嚷啦:我就是这儿的纯一哥! 
       知道霉运有才一哥是怎样炼成的吗?35年前东北师大附中校报编辑一哥、当年东北师大中文系集游泳、足、篮、排、乓球于一身的稀松一哥、全楼道围棋0段高手全胡同篆刻书法衰家、奉公家命下过几年海亏过本儿没淹死又上来的落汤一牛是谁知道吗?兜里叮当三响却老想换仨车住500平仨卫生间俩楼梯有电影厅台球室的半山花园牛棚;长春亚泰足球12轮不胜还要每每亲赴球场猛拍大腿,知道干全了这些美事儿的不务正业一哥是谁吗?被上帝梦夸真有生命力被迟会长盛赞散漫无纪律被当年赵院长乌鸦嘴说霉运多才一哥是哪个傻子啊?有图有真相!

                         

07-06-07榆树林 077.jpg


      成功和失败多是孪生姐妹,祸福无门,唯人所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戏谑人生中嘻笑怒骂后,忙碌一哥的努力和付出有谁能给我真诚抚慰,忘我奔波苦笑背后心碎一哥的辛酸与痛楚又有谁人知晓?
      但是,一哥的感觉真好,有单薄的肩膀可供家人和兄弟们依靠,睡着了都带着享受奉献的难舍微笑。当然,中国梦得醒着做,而且贵在有想像力。想像不是理想不是飞翔的翅膀吗?就算想像的飞翔没法儿在大地落脚,就算飞翔的翅膀受了理想的伤,毕竟也当了一堆想像一哥。多么难能幸福的想像啊,当不了大英雄,成不了伟丈夫,但在老牛嘻哈一隅在我那阳光局部,懒为舒畅二哥,为星辰般遥远成功、为手足般挚爱亲友,当个好像一度统领着几粒芝麻的洒脱男人,不会有飞翔的感觉吗?

      就算飞翔能够伸展高傲的翅膀,但在鸟的天空,靠高傲飞翔着的理想一哥,着实让人犹疑。
      回我的世界,有高傲,没有翅膀;做友善勤恳奔牛,当糊埋稀松二哥,有想像,没有犹疑!
       
       【主页网址:http://www.smyaqjy.cm

  

返回列表

主办:吉林省生命与安全教育学会|生命与安全教育官方网站|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电子邮箱:smyaqjy@126.com  联系电话:0431-85336138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世纪大街600号B座1250-1252室

Copyright © 2018 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吉ICP备18006789号-1

备案图标.png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