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集锦
  • 图片集锦
  • 学会工作

呼唤有灵魂的教育——生命有缝,阳光才能照进来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9-04-07 14:57  作者:  来源:明教育


                        呼唤有灵魂的教育——生命有缝,阳光才能照进来

                                                      倪闽景    守望新教育         2019.3.5 

我想我今天的演讲,就是告诉大家,无论是课程还是教学,它实际上是搭了一个平台,让我们的老师和孩子在这个平台上,在学到结构化的知识和能力的同时,又体验到学习的内在快乐和生命的价值,进而做到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倪闽景


中国教育有弊端,但怒目金刚式的斥责和鞭挞,虽痛快却无济于事。对于中国教育而言,最需要的是行动与建设,只有行动与建设,才是真正深刻而富有颠覆性的批判与重构。——朱永新(《新教育研究院简介——了解和加入新教育指南(2019最新版)》)


呼唤有灵魂的教育

——四个教育故事,四个价值判断

作者|倪闽景

来源|第一教育


有个孩子因为平时语文考了59分,很绝望。如果他遇到一位教育手段高明的老师,就会把孩子找来谈话,对他说,这次可以给你60分,给你的1分在下次考试时还给老师2分。

 

在本月3日举行的第13届上海民进教育论坛上,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从真实的教育案例入手,告诉人们以“德”为维度,进行的价值判断,是教育和课程改革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


以下为演讲全文整理,原标题为:课程改革在立德树人上的四个价值判断。




人是唯一有价值观的动物,“德”就是价值观。

 

我们来解构一下中国的这个“德”字,中间有一个大眼睛,下面是一个心脏,左边是一个行走,最上面的一横一竖代表正。目正、行正、心正,就是德。


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当中,讲了9个字,叫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我觉得就是立德树人最好的阐释。从这个“德”字来看的话,眼睛代表有理想,看得远;行走代表有本领,去行动;心代表的是有担当,心怀祖国。(《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今天我想给大家讲四个故事,代表了四个价值判断。



1、

第一个价值判断叫生命有缝,

阳光才能照进来。


我们来看个故事,这个故事可能大家都知道,陶行知四块糖的故事。


陶行知先生当校长的时候,有一天看到一位男生用砖头砸同学,便将其制止并叫他到校长办公室去。当陶校长回到办公室时,男孩已经等在那里了。


陶行知掏出一块糖给这位同学:“这是奖励你的,因为你比我先到办公室,说明你很守时。”孩子不敢接,陶行知又掏出一块糖,说:“这也是给你的,我不让你打同学,你立即住手了,说明你会尊重人。”(《什么是新教育?新教育究竟新在何处?——自新,常新,全新》)


男孩将信将疑地接过第二块糖,陶先生又说道:“刚才我去了解情况,知道你打同学是因为他欺负女生,说明你很有正义感,我再奖励你一块糖。”


这个男孩子拿了三块糖就哭了,说陶校长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打人了。


陶行知再掏出第四块糖,说你是好孩子,你知错就改,我再奖励你一块。我的糖发完了,我们的谈话也结束了。(《真正有效的教育是自我教育》)


每个孩子在老师面前都是可以改变的,看到孩子的缺点,是我们教育者的机会。


现在我们家长为什么焦虑?我认为绝对不是焦虑自己的孩子将来不优秀,恰恰焦虑的是现在被同学看不起,被老师看不起。


进入小学的时候,如果一个孩子一个字不识,是零起点的,我们的老师是什么态度?这是一个根本问题!


我们的老师看到一个啥都不会的孩子,应该充满了欢喜,觉得这是教育的机会来了,那就是教育情怀。一个孩子识2000个字,还要他来读一年级干嘛?这体现我们教育的一个根本性的价值观。(《爱是教育的火焰——教师不是园丁、蜡烛、春蚕,教师就是教师......》)



2、

第二个价值判断是立德树人,

呼唤有灵魂的教育。


我们来看个例子,人和猫、和果蝇、和香蕉,看着差这么远,但从基因的角度来看,人和猫在基因上的相似度是90%,人和果蝇的相似度为60%,人和香蕉的相似度为50%。你看到我等于看到半根香蕉。


因此,我们的教育差一点点,那就是完全不同。这个案例有点极端,有一个孩子因为平时语文考了59分,很绝望。


请注意,59分对学生是个羞辱性的分数,相比之下,55分对人的心理打击倒没有这么严重。所以打59分之前,老师必须做一个动作,要找这个孩子谈话。


比如和他谈:这个题会做吗?这个题好像也应该会做。你应该可以考到70几分,怎么考到59分?下次要努力。


老师也可以对学生说,我给你60分,不是老师不会数学,而是我给了你一分,下次考试还我两分,同意不同意?这叫教育。(《做"目中有人"的老师——学做人师,一定要让自己精神成长起来、丰富起来!》)


直接给学生59分,老师没有错,但心里有学生吗?这是教育吗?


3、

第三个价值判断:课程是势能,

讲究高度、结构和系统。


我为什么讲课程是高度、结构和系统的概念呢?我在机场看到一句话,说请看左边的一块碳,我一看这不是碳,而是钻石。后来一想,钻石真的是碳。


我们平时接触到的木头,它就是碳,分子排列是杂乱无章的;如果是层状结构就是石墨;如果是金字塔结构排列,就是钻石;如果是60个碳原子结成一个球,就是巴基球;如果形成一层碳膜,就是石墨烯。


大家注意,对学校来说,课程面临的就是要把教师、学生、教材和教学的内容组织起来,不同的组织体现了不同的课程价值。


第三个故事发生在挪威,时间是很多年前的5月17号,我在挪威,那天晚上我们的导游千叮万嘱说晚上千万不要出去。那天晚上我在宾馆听见窗外大呼小叫,甚至有玻璃窗打碎的声音。


后来我才了解到挪威有个传统,从上世纪初开始,他们的高中毕业生在最后一个学期有一场重头戏,毕业狂欢。


这群毕业生,穿红裤子的表示学文科的,蓝裤子的表示学理科的,三个星期不允许把裤子脱下来。他们以班级为单位,要去打工赚钱,然后买一辆大巴,里边装上音响,在国庆节5月17号晚上把大巴拉到广场上去比谁的喇叭响。


5月17号那天晚上他们干什么都可以,只要不犯法。这个晚上是非常疯狂的晚上,我觉得很奇怪。


我问他们教育部门的负责人,为什么这样放纵孩子们。他回答:只有本人知道,在他完全自由的时候,哪些事情可以干,哪些事情不可以干,才叫成人。这叫课程,那我们的高三学生在干什么?(《研发卓越课程》)


4、

第四个价值判断:

教学是动能,它讲究的是宽度、

程序和方法。


教学是课程的实施,我想讲第四个故事,这个故事有关钱文忠和他的老师郝老师,钱文忠在读高二的时候是很普通的孩子。


他的历史老师姓郝,郝老师在讲到世界史的时候讲到印度,讲到梵文,郝老师说梵文很难懂,全中国只有一个人懂,这个人叫季羡林,现在在北京大学。


结果下课以后钱文忠就去找这个郝老师,“郝老师,你说梵文就一个人懂?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说当然是真的。


“如果我去学梵文,将来就我一个人懂了?”郝老师哭笑不得。


钱文忠写了一封信给季羡林,说季老,我要报考北京大学,跟你学梵文。季老回了一封信说:欢迎报考北京大学,但是北京大学很难考的。第二年这个非常普通的孩子考了上海文科高考第二名,考入北京大学。


季羡林专门到火车站接钱文忠,后来钱文忠和季羡林住在一个房间四年,便于语言学习。


大家有没有考虑过?教学的宽度有多重要,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句话改变孩子的未来。钱文忠有今天,就是郝老师上课讲了一句“废话”。而我们现在老师上课的时候经常有一句话:不考的不要问。这已经变成我们老师的口头禅。


所以我想我今天的演讲,就是告诉大家,无论是课程还是教学,它实际上是搭了一个平台,让我们的老师和孩子在这个平台上,在学到结构化的知识和能力的同时,又体验到学习的内在快乐和生命的价值,进而做到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知识、生活与生命的共鸣——新教育理想课堂的三重境界》)


(文章转自第一教育,编辑丨天音本文根据论坛现成录音整理,略有删改。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返回列表

主办:吉林省生命与安全教育学会|生命与安全教育官方网站|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电子邮箱:smyaqjy@126.com  联系电话:0431-85336138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世纪大街600号B座1250-1252室

Copyright © 2018 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吉ICP备18006789号-1

备案图标.png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