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集锦
  • 图片集锦
  • 学会工作

冯帮、刘小云:以色列中小学反校园欺凌政策研究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9-06-06 08:53  作者:冯帮、刘小云  来源: 教育与教学研究


                         冯帮、刘小云 |以色列中小学反校园欺凌政策研究

                                                 教育与教学研究 成都大学期刊中心 前天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关于本文:

——————————

本文来源:

《教育与教学研究》2019年第5期《教育管理》栏目第54—65页

本文引用格式:

冯帮,刘小云. 以色列中小学反校园欺凌政策研究——基于《促进最佳学校环境和减少暴力计划》的解读[J].教育与教学研究,2019,33(05):54-65.

作者简介:

冯帮(1982—),男,湖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博士,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教育经济与管理。

 刘小云(1994一),女,湖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教育学原理。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管理学重点项目“基础教育公平实现机制与服务均等化研究”(编号:71433004)


以色列中小学反校园欺凌政策研究

——基于《促进最佳学校环境和减少暴力计划》的解读

摘要:以色列中小学反校园欺凌政策的内容主要包括校园欺凌概念的界定、学校干预计划的制定、家长对话平台的建立、分层处理方式的运用、心理辅导的实施五个方面,具有政策内容灵活多样、多方合作共同治理、家长参与内外协同、处理方式以法为主以及心理辅导预防为主的特点。政策实施后成效显著,以色列国家教育测量与评估局的调查数据显示:以色列中小学校园欺凌行为明显下降。然而就反欺凌政策 本身而言,仍然存在政策覆盖率低、部分学校执行力不足等问题。借鉴以色列经验,我国应通过健全法律体系、明确政府主导、加大处罚力度、注重学生心理健康等方式有效治理校园欺凌。

关键词:以色列教育;校园欺凌;反校园欺凌政策

[中图分类号]G538.2 [文献标志码][文章编号]1674 - 6120(2019)05 - 0054- 12


      校园欺凌(School Bullying)是困扰世界各国中小学教育的难题。为治理这一问题,各国纷纷采取了不同的措施。目前,学界大多关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对校园欺凌的治理,且对这些国家的相关政策研究形成了较为成熟的研究体系。亚洲的以色列政府同样重视为学生营造安全的校园环境,为解决校园欺凌这一突出问题,先后颁布了《学生权利法案2000》《教育标准文件》《促进最佳学校环境和减少暴力计划》等一系列文件,其中《促进最佳学校环境和减少暴力计划》旨在促进各中小学积极制定校园欺凌干预计划,并取得了良好成效。校园暴力和校园欺凌是校园安全问题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校园暴力多涉及违反法律的行为,需要移交司法部门进行处理,而校园欺凌具有极强的隐蔽性,由学校通过反校园欺凌政策进行治理。文章将集中论述以色列中小学反校园欺凌政策的相关问题。

一、以色列中小学出台反校园欺凌

政策背景

(一)校园欺凌现象多发且危害深重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色列青少年的犯罪率上升且校园暴力和校园欺凌现象频发,该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1998年以色列教育部对公立学校系统中的4—11年级的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56.9%的犹太学生和39.5%的阿拉伯学生表示在学校遭到嘲笑和侮辱,另有14.5%的阿拉伯学生表示有学生曾经用刀子威胁过他们。拉皮多特(Lapidot)、科恩 (Cohen)等人在2001年就校园欺凌问题对3221名来自18所中小学的3—9年级的学生进行调查,结果显示有79%、65%和36% 的学生分别是口头、身体和间接欺凌的受害者。

       随着数字网络技术的普及,社交网络日益受到人们的欢迎。随着社交网络的普及,中小学学生遭受的网络欺凌呈递增趋势。2014年海法大学(University of Haifa)的一项关于青少年遭受欺凌的调查结果表明,在以色列中小学中,22%的学生是通过互联网或手机受到诅咒或嘲笑,18 %的学生在脸谱网 (Facebook)等社交网络中遭到攻击。近年来,有的社交网络已经危及到了青少年的生命,青少年越来越多地遇到来自网络社交的骚扰、勒索等事件,有的甚至导致了学生的自杀和死亡。校园欺凌现象频发,受害学生增多,受害者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影响。校园欺凌的危害具有双边性和高危性,无论是被欺凌者还是欺凌者,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都深受其害,使他们很难独立承担社会责任。

(二) 政府推进各中小学制定政策

       以色列中小学校园欺凌现象多发及其深远影响引起了以色列政府的高度重视。以色列教育部于1998年发起“全国学校暴力研究”(A National Study of School Violence) ,每隔2—3年会对全国范围内的中小学发生的校园欺凌进行全面调查,同时通过社会各界专业人士对调查结果的研讨为政府制定反欺凌政策提供理论基础。

       从20世纪90年代末期开始,校园欺凌问题成为议会讨论的重要内容。2000年以色列教育部颁布《学生权利法案2000》 (Student Right Act 2000),明确规定教育机构的负责人要将校园欺凌的预防和治理在内的纪律规则的所有指示都予以公布,并提请学生和家长注意。2003—2007年间以色列教育部各单位编制了“标准文件” (注释1),要求学校不断改善教育环境,对学生、家长及整个社区负责。2009年,教育部要求各地中小学在政府的指导下结合地区和学校的实际情况制定符合自身的干预计划,并通过与教师、学生和家长的三方对话提高教师应对校园欺凌的能力,提升学生和家长对校园欺凌的防范意识。政府推动各地中小学制定符合自身实际情况的干预政策,不仅为学校提供了反校园欺凌的专业知识,同时让学校懂得如何更好地处理校园欺凌问题。


二、以色列中小学反校园欺凌政策的

具体内容


       为了有效控制校园欺凌事件,以色列政府通过立法、全国性研究等手段,促使地方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与各地中小学合作采取合理措施控制校园欺凌行为的日益增长。其中,要求中小学依据以色列教育部颁布的《促进最佳学校环境和减少暴力计划》(注释2)(以下简称《计划》),结合学校的实际情况和学生的年龄、语言、宗教信仰等具体情况制定干预措施。本文从界定欺凌的概念、建立家长对话平台、处理欺凌事件以及实施心理辅导等方面对以色列中小学反校园欺凌政策的内容进行介绍。

(一)界定欺凌的概念 

       校园欺凌的清晰准确界定是校园欺凌政策制定的前提和基础。与其他国家专为针对校园欺凌的研究不同,以色列将校园欺凌作为校园暴力的一部分进行研究。以色列教育部将身体伤害、言语上的侮辱、造成他人财产损失、性骚扰和性虐待看作是校园暴力。虽然对校园欺凌行为的预防和治理,在很多方面与校园暴力处理方式类似,但校园欺凌的存在形式要比校园暴力更为复杂,欺凌行为在更多方面是无形的,对受害者造成的伤害具有持久性。以色列国家预防暴力和生活发展部(注释3的国家讲师塔里•塞拉将校园暴力行为中的言语、身体和间接欺凌进一步解释为:“言语欺凌包括威胁、嘲讽、贬损他人的名字、侮辱和恐吓他人、种族主义言论和其他表达意图伤害;身体欺凌包括推、踢、破坏受害者的个人物品;间接欺凌包括恶意散布谣言和谎言,导致他人抵制和拒绝参与社会活动”。目前,以色列教育部将网络欺凌(Cyber bullying)纳入间接欺凌行为之中,网络欺凌是一种蓄意的侵略行为,旨在通过互联网对其他人进行伤害气从以色列教育部和相关学者对校园暴力与校园欺凌的定义中可以看出,校园暴力的行为比校园欺凌的行为更为宽泛,但欺凌行为更具有隐蔽性且多发生在教师和家长不易察觉的地方。因此,以色列教育部在制定相关政策时细化校园欺凌行为,以便更好地解决校园欺凌问题。

(二)制定学校干预计划

       学校是校园欺凌行为发生的主要场所,学校在反校园欺凌中要承担主要责任,应制定相关的干预计划。以色列学校制定的干预计划主要针对具有欺凌行为的学生,其主要目的是改善学生行为,减少欺凌或暴力等危险行为的发生,增强学生的自我价值感和对他人的尊重。

       学校干预计划制定的方式主要包括:首先,在制定干预计划之前通过专业人员仔细阅读欺凌事件的报告及分析后筛选出危险学生;其次,学校与家长合作,预防学生出现抵触的负面情绪;最后,为确保干预计划的有效性,学校根据具体情况确定检测和评估办法。

       学校制定的干预计划主要由以下几个部分构成:(1)校长负责为具有欺凌行为的学生定制一个时间系统,使学生在结束学校课程的学习后接受兴趣课程培训,以强化其积极行为。课程时间由各学校根据实际情况决定。(2)班主任根据学生的需求建立课程,比如修改学习资料、降低测试难度,以提高学生成绩、增强学习兴趣,从而减少学生的欺凌行为。(3)教育家以及学校的专业教师在固定时间与学生进行个人交谈,增强学生对学校的归属感。(4)学校派出顾问或心理学专家指导和培训家长及教师,以提高他们应对和解决欺凌问题的能力。(5)教师与家长共同为学生制定预期行为表,当学生在行动中完成某一项预期行为后,学生将得到相应的分数。每周结束后,教师将与学生及父母进行总结性对话,对学生的积极行为进行奖励。(6)学校安排教师轮流在敏感时间(课后、午休)和重点区域(走廊、厕所)进行巡逻,以确保学生的安全,对目睹的欺凌行为及时进行干预。

(三)建立家长对话平台

        教育部、小学教育学会、社会和青年管理局等机构联合制定的“文化和学校氛围标准” (注释4)中的第六条指出,家长对创造最佳学校氛围具有重要作用,学校与家长对话的最大受益者是学生,同时家长也是反校园欺凌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因此,建立家长对话平台是反校园欺凌的关键环节之一。

       家长对话平台分为两个部分。其一是家长与学校的对话,主要体现在家长参与学校政策的制定、发现学生遭受欺凌后与学校联系以及处理欺凌事件。在学校反欺凌政策的制定中,学校需要与家长展开对话,共同讨论制定统一的规章制度和程序。同时,当家长发现学生遭受欺凌后,家长应立即与班主任或学校辅导员进行沟通,积极与学校合作共同解决欺凌事件。此外,学校会定期举行家长对话活动,邀请有关专家与家长进行交流,提高家长应对和解决欺凌事件的能力。在对欺凌事件的处理方面,学校与家长的对话尤为重要。当欺凌行为发生后,学校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欺凌者和被欺凌者的父母,及时与双方父母沟通,传达学校对事件调查的信息。学校对涉事学生的处理也必须尊重双方父母的意见并将处理结果告知双方父母。其二是家长与学生的对话,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家长能够及时发现学生是否遭受欺凌。以网络欺凌为例,网络欺凌具有极强的隐蔽性,且大多不会发生在学校,因此家长在预防网络欺凌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当家长发现学生有“(1)学生正在关闭他的社交网络;(2)远离父母和朋友,逃离学校;(3)避免社交聚会;(4)不再使用互联网”这些行为时,应立即与学生对话,耐心与其交流。第二,当家长确认孩子遭受欺凌后,应在学校辅导员和心理专家的指导下细心与孩子交流,鼓励孩子勇敢报告欺凌事件,引导孩子积极面对欺凌,帮助孩子抵挡挫折,重拾自信。

(四)采取分层处理方式 

      惩戒手段是反校园欺凌政策中的重要内容之一。以色列对欺凌者的惩戒措施是 按照事件的不同层级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为需要在学校内部处理的欺凌,不需要向主管部门或警方报告。这类欺凌事件主要是:(1)严重的言语欺凌(种族主义的嘲弄、侵犯父母的名誉等);(2)对他人性取向的侮辱性言语欺凌;(3)身体欺凌,比如踢、咬、推、捏等;(4)通过网络辱骂他人或传播一次性谣言。对此类事件的处理一般是在班级内部进行。首先,班主任要在发现欺凌行为后立即制止,并分别与欺凌者和被欺凌者进行交谈,同时要注意保护学生的隐私;其次,班主任要与涉事学生父母进行沟通,对受害学生进行心理疏导,同时规范欺凌学生的行为;最后,班主任可根据欺凌事件的程度对欺凌学生进行停课处理,小学阶段停课1—2天,中学阶段停课1—4天。

       第二部分为需要由校长酌情向主管部门或警方报告。此类欺凌事件主要有:(1)反复的身体欺凌,如反复的踢、咬、推、捏等;(2)针对他人的性取向屡屡散布谣言;(3)以威胁或恐吓的方式伤害学生;(4)通过网络发布带有性行为的图片或影片。针对这类事件,校长必须召集目睹事件的教师、班主任和心理学专家为欺凌者制定干预方案。如果欺凌者年满12周岁,校长则必须向警方报告,若欺凌者未满12周岁,则由校长考虑是否向警方投诉或联系青年法律协会。

       第三部分为需要学校依法向主管部门和警方报告。这类事件属于严重的欺凌事件,主要为:(1)持刀等危险工具对学生进行勒索或性骚扰;(2)对学生造成严重的身体伤害,需要医疗;(3)针对学生的性取向进行人格上的羞辱,造成学生严重的心理问题; (4)未经学生允许,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学生裸露的照片或影片。当严重的欺凌事件发生后,学校辅导员应根据《义务报告法》(注释5立即向主管部门报告,同时根据《刑法》(注释6)第262条“防止犯罪责任”向警方提出申诉。严重欺凌事件的处理主要分为三个方面:首先,学校应在主管部门及警方的协助下成立小组立即对欺凌事件展开调查,并详细记录调查过程和结果;其次,受害学生必须得到学校专业人员(辅导员或心理学专家)的陪同和支持;最后,若欺凌事件对受害学生的身心造成了严重伤害,学校可以在与欺凌者父母协商后,将欺凌学生永久性地转移到另一个教育机构。

(五)实施心理辅导

      心理辅导是各国在处理校园欺凌事件时最常用的解决段之一。以色列教育部的心理咨询服务处(Psychological-Counseling Services,简称PCS)不仅参与反校园欺凌政策的制定,同时也为学生和家长提供心理辅导服务。心理辅导机构的服务对象不仅是受欺凌的学生,同时也包括欺凌者。在2005年的一项调查中显示,学生认为对他们最有帮助的人是议员和心理学家。以色列心理服务中心近三年来,针对地方心理服务中存在严重行为问题的学生建立了16个治疗中心。这些中心由专门从事该领域研究的心理学专家管理,该治疗适用于在学校中有严重行为问题的学生。心理咨询服务处设立热线电话,开设网站,为受欺凌学生和学生家长提供24小时在线服务,帮助受欺凌者尽快摆脱欺凌影响,同时为家长提供预防欺凌的建议。心理咨询服务处在专为高中生设立的网站“在线收听我” (注释7)中提供多元文化咨询,在了解学生对于种族、文化、性别、地位和宗教之间差异的现有看法的基础上,帮助学生改变其看法;提供预防措施;为学校的所有学生提供解决冲突的课程;采取相应的方法对欺凌者的行为进行规范。心理咨询服务处要求从学校、学生个人和家长三个层面上为学生提供帮助,增加学生的自信心,提高学生解决问题和应对压力与危机的能力。


三、对以色列反校园欺凌政策的评析


(一)灵活多样,措施明确

       目前,以色列主要将校园欺凌分为三大类:身体、言语和间接欺凌。在以色列的国家校园暴力研究中为校园欺凌引入了一个更为广泛的定义,以解释学校欺凌中各种受害者类型,其中言语欺凌包括排斥、口头威胁等,身体欺凌的范围从轻微推挤、推倒到参与群体性斗殴事件、性骚扰和性虐待。以色列将对校园欺凌行为的研究并入到国家校园暴力研究中是为了从学生年级、性别、宗教、家庭背景等方面更为全面地认识校园欺凌。在界定欺凌概念的基础上充分了解学生年级、性别和宗教的不同,有利于制定出符合学生实际情况的预防政策,从而使政策能够真正地帮助学生预防欺凌,减少校园欺凌的发生。

       以言语欺凌为例,以色列教育部调查发现低年级的学生比高年级的学生更容易遭受言语欺凌。因此,教育部在制定相关解决措施时,充分考虑到了学生年龄和年级的不同。对于低年级学生,首先,教师要对校园欺凌做出明确的解释,界定哪些行为属于言语欺凌,帮助低年级学生识别言语欺凌;其次,是在保护学生隐私的前提下与班级内学生展开讨论,提高全班学生对言语欺凌以及其他欺凌的认识。而对于高年级学生,其对言语欺凌已有一定的认识,若发现学生有言语欺凌行为,教师可立即让学生停课1—4天。

(二)多方合作,共同治理

        有学者从社会生态学的角度出发对欺凌学生的受害比率和结构进行了研究,发现其文化(如种族、宗教信仰)、社区环境、家庭教育和学校组织等因素会对学生的受害率产生影响。在此研究的基础之上,国家制定的预防政策必须是嵌套式设计,要注重学校、社区、家庭和文化等多种数据的收集。因此,政策的制定和实施需要多方合作,以共同治理校园欺凌问题。

      首先,学校干预计划的制定方式体现了学校与主管部门、心理学专家和家长的合作。学校与社会各界人士联合商讨,共同制定干预计划,其主要目的是确保干预计划的真实性和有效性。

       其次,学校干预计划的组成部分体现了学校内部的合作。以教师与学生的合作为例,在干预计划中,班主任通过为具有欺凌行为的学生设置个性化课程,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以此减少欺凌行为的发生。同时,学生应在第一时间告知老师自己看到或是经历的欺凌事件,有利于教师及时制止并预防欺凌行为的再次发生。教师和学生的合作体现了良好的师生关系,而建立良好的师生互动是创建最佳校园环境的关键因素之一。

      再次,学校与所在社区合作的“无暴力城市”(The City Without Violence,简称 CWY) 项目是近几年来在以色列城市中广泛推行的城市项目之一。该项目通过学校与社区的合作,确保学生在校外的社区中免受欺凌。同时学校与社区之间设立的安全联络员能及时将学生可能在校外发生的欺凌行为告知学校,提前做好预防工作。

      学生欺凌行为的产生受到各方面的影响,因此在反欺凌政策的制定中,以色列教育部一直强调社会各界要多方合作,从不同层面为学生创造更好的、安全的校园环境。

(三)家长参与,内外协同

      家长在反校园欺凌中具有重要作用。家长与学校的对话,有利于增强家长对学校反欺凌政策的了解,防止学生在校外遭受欺凌。家长通过参与学校活动、与学校讨论制 定欺凌课程以及与班主任联合制定危险学生预期行为表,以利于其在校外对学生的行为进行监管。在2010年进行的问卷调查中显示,在取得了较大转变的学校中家长更多地参与了学校活动。

       学生除了接受学校教育外,家庭教育也是其必须接受的教育形式之一。家长与学生的对话,有利于加深学生对校园欺凌的认识,提高学生应对欺凌的能力。萨马拉博士的研究表明,欺凌者和被欺凌者的行为都有可能受到消极父母行为的影响,因此,良好的亲子沟通、温暖的父母行为等都会对学生产生积极的影响。故而,学校鼓励父母参与学校活动,加强与学校的联系,从而有助于父母将反校园欺凌与家庭教育相结合,由内到外地帮助学生认识欺凌、预防欺凌,并尽早走出欺凌所造成的影响。

(四) 以法为主,处罚合理,尊重学生

       20世纪90年代中期到21世纪初,学校对于欺凌事件是反惩罚性的,学校更多的是从“学校气候”(School Climate)视角出发,关注学生的情感幸福度,强调学校是教师、学生和家长的社区。这种做法明显反对对实施欺凌行为的学生予以停课和拘留的处罚。但是在2009年,教育部采取了 “零容忍”政策,教育部还就如何惩罚参与欺凌事件的学生发表了明确的指导方针,重新实行拘留。此外教育部部长吉迪恩•萨亚尔提出应对《学生权利法案》进行修改,使得学校能够立即对欺凌等违规行为进行停课处理,而不必等到学生行使上诉权。同时在对欺凌事件的处理上,学校辅导员要按照《刑法》的要求对严重的欺凌行为向警方报告。

       目前,以色列对欺凌事件的处理主要依据《学生权利法案》和《刑法》,对不同的欺凌采取不同的处理方式。以色列虽然对欺凌采取“零容忍”态度,但在处理欺凌事件时,充分尊重欺凌者和被欺凌者的尊严与基本权利,不能对欺凌者进行体罚、羞辱性的惩罚、把学生转到下一级或者降低成绩,同时,禁止惩罚学生的父母。

       学校辅导员虽然按照《刑法》必须向警方报告学生严重的欺凌行为,但在处理严重欺凌行为时应注意:首先,学校和警方要尊重欺凌者的隐私。其次,欺凌学生的处理尊重了其父母的意见。同时,采取分层处理方式,体现了学校的教育性,对欺凌者并不是一定要让其受到惩罚,而是要帮助其主动认识错误、自觉规范自身行为。可见在以色列对欺凌者的教育问题是有法可依、减少惩罚、尊重学生。

(五)预防为主,监管得当

以色列政府提倡的最佳教育环境是使民主国家的人身保护、心理健康、道德等方面的发展成为可能。因此,在对欺凌事件的处理当中,心理咨询服务处(PCS)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心理咨询服务处除了为欺凌者和被欺凌者提供心理辅导外,对欺凌事件的预防也是其重要职责之一。心理咨询服务处结合高中生的特点开发“在线收听我”特色网站,其主要目的是帮助高中生界定哪些行为属于欺凌、如何规范自身行为、如何规避欺凌。心理咨询服务处存在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学生遭受欺凌后,为学生提供心理服务;还在于通过心理交谈等方式对学生进行心理疏导,及时预防潜在的欺凌行为。

以色列公安部部长伊扎克•阿哈罗诺维奇称“无暴力城市”项目是打击暴力犯罪的重要支柱。其最主要的原因是该项目通过在学校和社区中安装监控,对学生的欺凌行为进行全方位的监控,全面改善社会环境,避免青少年遭受欺凌。同时以色列根据全国学校暴力研究报告,要求学校根据监测对欺凌发生的高频时间和区域绘制欺凌地图,对欺凌实现全方位、多角度的监管。

不管是心理咨询服务处为学生和家长提供的心理咨询服务和预防欺凌的方案,还是“无暴力城市”项目的实施以及“全国学校暴力研究”,都是从预防和监管的角度出发,其目的都是希望在此过程中建立相互尊重、人际关系融洽、体现宽容和接受的社会。以色列中小学反欺凌政策是从心理健康的角度出发对校园欺凌进行监控,从而达到预防欺凌的发生,减少欺凌行为的目的。


四、以色列中小学反校园欺凌政策的

成效和问题


(一) 反校园欺凌政策成效显著

       以色列政府在各地区教育主管部门及社会各界人士的配合下,制定反欺凌政策。同时各中小学从制定学校干预计划、积极与家长展开对话、推进与社区之间的合作等方面入手对校园欺凌现象进行预防和监管,经过多年的努力,取得了显著成效。

      根据以色列国家教育测量和评估局(The National Authority for Measurement and Evaluation in Education,简称RAMA)的数据显示,以色列中小学校园欺凌行为明显下降,以言语欺凌为例,2012年与2008年相比,4—6年级学生中存在的言语欺凌行为下降了14%,下降趋势明显;7—9年级下降了6%,下降趋势较为明显;10—12年级下降了 4%,下降趋势趋于平稳。具体见图1。

(二)反校园欺凌政策存在的问题

      尽管以色列中小学反校园欺凌政策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首先,政策执行力不足。并不是所有学校都根据教育部的要求制定了干预计划。部分学校的干预计划制定后并没有得到落实,大多数学校对干预计划的制定流于形式。其次,缺乏完整的校园监督体系。虽然在学校干预计划中对欺凌学生的行为进行了监督,但是需要监督的不仅仅是欺凌者,还有受害者和旁观者。干预计划的制定忽视了受害者和旁观者可能转化为欺凌者的问题,学校应当成立专门对学生行为进行监管的部门,定期对每位学生进行心理评估,提早预防、提早教育,避免欺凌事件的发生。再次,学生主体地位的缺失。反校园欺凌政策主要的维护对象是学生,欺凌事件的第一发现者应该是学生,但是在目前的反校园欺凌政策中,忽略了学生的主体作用,也没有专门制定调动学生积极性的政策文件。学生是反校园欺凌的有效力量,因此,应当在政策中充分调动学生参与反校园欺凌的积极性,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


五、对中国治理校园欺凌的启示

       

       以色列政府对校园欺凌问题的预防和治理,联合社会各界力量,构建了全方位的防护体系,形成了自上而下的治理模式,这些对于解决我国的校园欺凌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第一,完善反校园欺凌政策及法律体系。立法是治理校园欺凌问题的基础和前提,但是,在我国现有的关于学生安全的法律文件中,未将校园欺凌列入其中。《未成年人保护法》《义务教育法》《侵权责任法》三部法律虽对校园安全及学生权益有所重视,但对校园欺凌没有作出相应的法律规定。我国目前在反校园欺凌的立法方面仍是一片空白,因此,我国政府应该重视将校园欺凌问题纳入到现行的法规之中,从而形成一套完整的法律体系,从法律层面上对我国的校园欺凌问题进行有效的治理。

       第二,明确政府主导,多方协作治理。校园欺凌事件的背后是复杂的社会因素,因此,校园欺凌的治理不仅需要政府或学校单方面的努力,更需要社会各界的积极配合。首先,我国应该加强对反校园欺凌的专项研究,开展全国性的校园欺凌专题调查,效仿以色列建立一个针对校园欺凌的全国数据库,对相关数据进行收集和整理,便于我国的专家学者对校园欺凌进行系统性的研究,为有效治理我国校园欺凌问题提供理论和实践基础。其次,学校是校园欺凌的主要发生场所,因此学校应承担主要责任。学校要为学生创设安全的校园环境,应安排教师在欺凌的多发地点(厕所、操场、后门等)和时间段(午休或放学后)进行巡逻和监管,及时发现和制止校园欺凌事件。最后,家长作为反欺凌的重要力量,应积极了解校园欺凌,帮助孩子正确认识校园欺凌,让孩子了解校园欺凌会给他人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同时,家长还应通过多种方式帮助孩子树立自我保护意识,学会如何应对校园欺凌。

       第三,加大欺凌处罚力度。我国《刑法》 规定,不满14周岁的人犯罪,不负刑事责任;14—16周岁仅对八种恶性犯罪负刑事责任,现有立法和学校都无法对校园欺凌进行强势治理。因此,我国对于欺凌者一直秉承“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处理方式,但这种处罚方式对欺凌者难以起到威慑作用。为有效治理校园欺凌问题,我国应对学生行为进行规范,对违反规定的学生进行处罚,可采取分层处罚方式,将欺凌行为划分为不同等级,不同等级的欺凌行为对应不同的处罚方式。应让学生意识到“无论何时何地,欺凌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

       第四,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发展。校园欺凌事件受到家庭、学校、社会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当我们关注外部环境对欺凌事件的影响时,不能忽略从个体自身去思考欺凌事件的成因。不管是欺凌者还是被欺凌者,都需要从心理层面进行辅导。我国学校管理者长久以来都十分重视学生成绩的提高,但是却忽视了学生的心理健康发展。因此,学校应设立心理咨询室,并配备相应数量的心理辅导员,通过多种方式重视学生心理健康,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选择正确的人际交往方式,从学生自身入手,对校园欺凌进行有效的治理和预防。


责任编辑:李文玉

媒体编辑:王媚娇


返回列表

主办:吉林省生命与安全教育学会|生命与安全教育官方网站|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电子邮箱:smyaqjy@126.com  联系电话:0431-85336138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世纪大街600号B座1250-1252室

Copyright © 2018 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吉ICP备18006789号-1

备案图标.png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