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集锦
  • 图片集锦
  • 学会工作

陈向明:中小学教师为什么要做研究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0-02-07 10:36  作者:陈向明  来源:研通教育


中小学教师为什么要做研究

陈向明 研通教育 今天


/陈向明



由于长期存在的理论与实践两张皮现象,我国的中小学教师对学术界的研究心存疑惑,对自己是否需要做研究也不甚明了。本文从三个方面探讨“教师为什么要做研究”这一议题。第一,教师工作是一种“实践”,最需要形成超越理论与实践二分、具有高度反思性的“实践性知识”。第二,如果教师以一种“研究”的心态从事工作,将有利于生成和发展其“实践性知识”。第三,最适合教师的研究取向是行动研究,教师可以采用质性方法,与外来研究者跨界合作,针对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开展研究,进而提高反思意识和能力、丰富实践性知识、获得专业成长。
_
_
_
_
_
 
_
_
_
































































一、教师职业有什么特点
  根据亚里士多德的观点,人类活动可以被分成三大类:理论沉思、实践、制作。[2]理论沉思面对的是不动的对象(如上帝构造的世界、自然科学的对象等),从事此类活动的人必须有闲暇,而且需要很高的智力(intellect),但人数不需要很多。第二类是实践(praxis),即为了“善”的目的而改变对象的活动,从事此类活动的人最需要的是择宜(prudence)能力,能够在纷繁复杂的情境中做出此时此刻最恰当的判断和决策。第三类是制作,即体力劳动者(工人、农民)生产产品以及艺术家从事创作的活动。

根据这一分类,教师职业可以被认为是一种典型的“实践”,因为教师面对的是富有个性特征、正在不断成长变化的孩子;教师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不管怎么做,都有一个为了孩子“好”的目的。教育实践特别复杂,具有情境性、特殊性、不确定性、不稳定性、价值冲突性等特点。[3]对同样一个教育现象(如“学生学业减负”),不同利益相关者(教师、学生、家长、行政领导、学者等)意见经常不一致,很难统一。教师没有一定之规可循,不得不依据自己的经验和“良心”,在各种目的、期望和利益之间权衡,以便做出此时此地最恰当的判断和决策。因此,教师工作最需要的是“择宜”能力,它相当于中国文化传统中的“中庸”,做事不走极端,不偏不倚,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通过实践推理,找到最恰当的、既符合内在德性又遵从社会规范和人类普遍之“善”的行动策略。

教师工作不仅仅是一种实践,而且是一种关系性实践。相比其他职业,工程师生产的是产品,医生面对的是病案,律师处理的是案件,都不如教师工作涉及如此密切的人际交往。教育本质上是一个人影响人的活动,需要有足够的关爱和信任。如果教师不关爱学生、学生不信任教师,教师则很难对学生施加影响。学生面对的不是单个教师,而是教师群体,如果教师之间没有形成和谐的合作关系,身体力行向学生所教导的良好品质,学生的学习效果也会大打折扣。这样一种关系性实践使得教育变得格外复杂、扑朔迷离。

如果说教师的工作异常复杂,那么要做好这个工作,教师需要什么样的知识呢?有学者根据教师知识与教育实践之间的关系,将教师知识分成三大类。一类是“为了实践的知识”(knowledge for practice),即外部专家根据教师职业的需要,通过研究开发出来的知识,要求教师在职前培养和职后培训中系统地学习。第二类是“实践中的识”(knowledge inpractice),即教师自己在工作中通过经验积累的知识,体现了教师自己的实践智慧。第三类是“实践性识”(knowledge of practice),即教师超越正式知识和非正式知识、理论和实践、内部和外部等种种二元对立,通过自己的“申辩式思维”(critical thinking,也称“批判性思维”)而形成的对教育教学的认识。根据这些学者的观点,教师不应该盲目使用外部专家开发的“为了实践的知识”,也不应只重复使用教师内部同等水平的“实践中的知识”,而应结合并超越两者,形成更加有利于教师专业成长的“实践性知识”。

如果说教师最需要的是“实践性知识”,那么这类知识是如何获得的?有研究表明,实践性知识很难通过读书、听讲座,学习原理和规则而习得,因为这种形态的知识大部分都是缄默的、具身性的(embodied),遇到问题情境时才会被激活,需要通过教师的行动中反思,在问题解决的过程中得以彰显。不少师范生在师范大学学了大量的教育学和心理学理论(即上述“为了实践的知识”),进入学校后却发现自己不知如何教书,特别是不知如何带班、如何进行人际交往。这是因为学校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场域,很难被教育学理论全面、深入的描述和解释。即使理论工作者对学校发生的事情进行了入木三分的刻画和分析,但是他们通常站在干爽的高地上,所建构的理论只要能够自圆其说就行,不必关心在实践中能否能被具体运用。而教育实践者却是在低洼的沼泽地里挣扎,问题重重,相互缠绕,好似一团乱麻。如果被询问“到底面临什么问题”他们往往很难说清楚。“问题”在被处理的过程中一次又一次地被重构,一开始可能认为是学生上课不爱发言,结果发现是学生担心被同伴取笑,后来又意识到是课堂氛围不够宽松,而这主要是教师自己的教育观念(鼓励学生竞争)所致。很多时候,教师需要在做的过程才知道“问题”到底是什么,行可能先于知,或者知与行同时发生。
因此,教师需要具有高度的反思意识和能力,跳出具体情境,反观自己的教育行动及其背后的教育理念。这种反思不仅仅是事先反思和事后反思,而且更需要在行动中反思,这是因为教育工作中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需要教师当机立断,对事情做出明智的判断并立刻采取行动。时间的紧迫性和问题解决的重要性,容不得他们停下来慢慢思考或付诸书本知识。他们只能依靠自己已有技艺库中的储备,根据新旧情境的相似性,调用合适的技术和工具,相似地“做”出自己的思考,并根据效果适时调整乃至改变自己的行动策略及其教育信念。很显然,这是一种复杂程度很高、需要灵活调节、动态发展的反思(甚至是“元反思”,即对反思的反思)的能力。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研通教育

让人人走向自我成功

专注卓越教育


返回列表

主办:吉林省生命与安全教育学会|生命与安全教育官方网站|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电子邮箱:smyaqjy@126.com  联系电话:0431-85336138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世纪大街600号B座1250-1252室

Copyright © 2018 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吉ICP备18006789号-1

备案图标.png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