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集锦
  • 图片集锦
  • 学会工作

激烈竞争下的博弈:对美国名校招生制度异化的分析与思考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9-03-09 13:55  作者:王佳 林荣日 吕旭峰  来源:高教研究前沿


                      王佳 林荣日 吕旭峰:
                      激烈竞争下的博弈:对美国名校招生制度异化的分析与思考

                                                             王佳 林荣日等 高教研究前沿   2019.3.8

▲林荣日


作者简介:王佳(1987-),女,山西太原人,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博士研究生,从事高等教育管理研究;林荣日(1962-),男,福建平和人,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教育经济与管理研究;上海,200433。吕旭峰(1973-),男,河南三门峡人,浙江大学中国科教战略研究院(政策研究室)、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研究员,从事高等教育管理研究;杭州,310058。Email:13110460002@fudan.edu.cn。

来源: 《现代大学教育》2018年第04期

摘要:高等教育大众化带给招生制度前所未有的压力,人才选拔问题日渐突出。考生、家长、大学在激烈的招生竞争中相互博弈一定程度上造成招生制度异化。美国的招生异化突出表现在对于高分学生的青睐、追求高注册率与低录取率以及存在制度内的合法腐败、挤出效应等。探讨美国名校招生制度中的异化现状及原因,有助于理性学习其制度优势:贴近大学价值内涵,回归人才培养初衷;审慎借鉴国外制度,营造温厚舆论环境;规避招生异化选材伤害,探索自身招生路径。

关键词:美国一流大学,高校招生制度,制度异化,招生制度改革,高校录取制度

广告

制度变迁中的权力博弈:以转型期中国高等教育制度为研究重点

作者:林荣日

京东
广告

教育评估文库:重点建设大学教育评估指标研究

作者:熊庆年,林荣日,曾勇,等

京东

高校都希望选拔优质生源,“美国的招生考试制度以其自由选材著称,而事实上在顶尖大学之间同样长期存在着白热化、甚至异化的竞争”[1]。招生始终在自由选材的外衣下进行,不透明的运作衍生出规则的异化,对学生、制度均造成伤害。这种异化主要体现在:外部看似公平的综合考察已然转化为对高分考生的青睐;通过非常规手段以追求低录取率和高注册率、进而营造学校难考难进但又炙手可热的氛围;存在制度内的合法腐败以保障学校与权贵、校友、教职工的联系,[2]以及更为隐蔽的集聚富裕家庭子弟,将难以获得教育资源的家庭子女“挤出”[3]

一、对高分考生的青睐

(一)美国一流院校偏爱高分考生

美国招生多元、自由的录取标准,似乎更加公平、人性化,但事实上其多元是以成绩为主导的多元,高校在招生中非常偏好高分学生。

成立于1937年的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4]是美国教育界最权威的机构,在其公布的2012年美国一流名校招生录取考量因素的调研中,招生的决定性因素是由考试成绩构成的学业评价,评价指标涉及(按照重要性递减排列)大学预备课程成绩(包括大学预修课程成绩即Advanced Placement,简称AP和国际预科证书课程成绩即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Diploma Program,简称DP)、预备课程的难度、大学入学考试成绩(包括“美国高考”American College Test,简称ACT[5]、学术水平测试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简称SAT[6])以及高中所有学科的成绩。有82.3%的院校认为预备课程成绩相当重要,65%的学校十分看重预备课程难度,超过50%的学校重点看入学考试成绩。精英高校录取的大部分学生高中班级排名前10%。[7]

大学预备课程成绩能够反映考生在高中阶段学习大学课程的能力与潜力,体现学生的努力程度以及识别学生能否适应大学学习并顺利毕业,被认为是进入名校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大学预修课程是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为部分成绩优秀的高中生提供机会,允许其在高中最后一、二年提前选修部分大学一年级水平的课程,满分五分,三分或以上有资格减免大学学分,某些顶尖大学要求四分以上。[8]国际预科证书课程,由日内瓦国际学校(International School of Geneva)教师在1968年创建,是针对16至19岁学生开设的评估课程,旨在培养学生掌握具有深度和广度的知识,学习至少两种语言,具备通过理论探索知识本质的能力。该课程受到全球顶尖大学的重视,32分以上(满分45分)有助于申请世界一流大学。[9]根据国际预科证书课程官方研究,拥有国际预科证书成绩的学生比同龄人更能胜任学习,能更好地管理时间满足自己的学习预期[10];在加拿大、英国和美国,通过学习该课程促进了学生掌握大学的学习方法[11];在中国选修国际预科课程的学生中有72%被世界500强大学录取。[12]

学生的平均学分绩点(Grade Point Average,GPA)与入学成绩(ACT/SAT)越高,被录取的概率越大。由于美国录取制度不够透明,没有确切标准能够摸透录取过程的奥妙,从直观上给人没有激烈争抢高分考生的错觉,但从2012年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以及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录取分数来看,被录取学生成绩都接近满分,被列入候选名单的学生同样成绩骄人,说明招生中坚持成绩为主的政策。有幸考取哈佛大学的学生一般都有满分绩点,以及高于30/2070(ACT/SAT,满分为36/2400)的入学成绩。进入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必须具备过硬的学术能力,被录取者绩点都高于3.6(绩点最高为4),入学成绩都要达到27/1890分。一些少之又少的候补名单也仅在高绩点学生中产生。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的申请者虽然较少,但录取条件相当苛刻,被录取并成功注册的学生绩点通常都在3.7,入学成绩在33/2150以上。[13]

由于美国的顶尖大学在政治制度下必须录取少数族裔,为了避免学生进入学校后能力不足导致中途退学等,大学会通过派招生专员“人盯人地争夺学业优秀的黑人、拉丁裔等少数族裔生源”[1],尽最大可能提前锁定成绩优秀的少数族裔学生并招入学校。

学生高中时期的学术表现、入学考试成绩以及先修课程的成绩和难度与被精英院校录取的机会高度相关。最直接的原因是成绩高低十分直观地反映考生个人学习能力的强弱,有效地代表了学生入学后的学术潜力、在校期间学业成功的能力,以及毕业之后依旧能成为社会精英的可能。[14]可见,美国一流大学的招生制度是以成绩为决定性因素的“掐尖”制度。

(二)美国一流院校高分招生的动机

美国一流高校招收高分学生的动机之一在于保持学校自身的吸引力。优质院校与优质学生的匹配形成相互影响的循环,一方面招收高成绩学生体现了学校的质量,精英院校通招收、培养优秀的学生来对未来的申请者保持吸引力。一位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教授的研究表明“伴随着一所高校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中排名的下降,申请该校的学生数量和质量也将下降。”[15]。另一方面优秀的申请者也会选择毕业生优秀、校友评价高的精英院校。因为名列前茅的大学被认为在其就业中起到更大作用,学校的声誉有益于助力其获得更好的岗位、更优厚的薪资。

动机之二是精英院校陷于排行榜效应的裹挟。排行榜的出现,成为社会对名校评价的主要参考。自1983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 S. News & World Report)开始对美国大学及其院系进行排名[16],2014年正式推出世界大学排名(Global Universities Ranking)。此排行榜自开始就具有较高的知名度,通过将各大学或学院自己提供的具体资料数据以及来自校外教授或行政人员的“声誉”调查对大学进行排名。由于及时“响应了美国人对精英高校的迷恋”[17]762,《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年度教育版更逐渐成为美国学生、家长和中学教师最重要的升学必读参考,此后这种针对大学在数据、报告、成就、声望等方面进行数量化评鉴,再通过加权后形成的排序在社会和商业中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并逐步延伸应用于大学“抢夺”优秀生源和募集资金等用途。[17]762

另外,排名靠前的名校更容易获得政府巨额的教育拨款,而排名居后的大学则可能面临优秀学生占比下降的危机。可见大学排名直接关系到大学利益,也成为直接影响大学招生的重要因素。排行榜的设立初衷是通过各项指标生成,给予公众较公正的导向,使学生选择更加理性,避免教育资源的浪费。但排行榜效应却使高校被迫为了维护长远的声誉和地位“不自主地”青睐优秀学生。

二、异化的录取率

(一)美国名校的超低录取率

美国顶尖大学的竞争点还存在于录取率(admit rate),即录取人数与申请人数的比例。录取率越低说明该校越难考进也越受欢迎,降低录取率可以提升学校声誉。

2014年美国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公布的录取数据显示,在253,472名申请者中,仅有22,624人被录取,录取率大约为8.925%。[18]如表1所见,几个学校中,录取率最低的哈佛大学仅为5.90%,而最高的康奈尔大学不超过14%。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在2014年只录取了5.1%的申请者,这也创下了这所世界名校的历史新低。

2017年3月,世界顶尖名校常春藤联盟发布2017年秋季常规申请(Regular Decision)录取结果(见表2)。申请人数刷新了历史纪录,录取率比2016年有所下降。其他知名院校如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的常规申请录取竞争激烈程度一点不输于常春藤盟校,而且斯坦福大学以5.69%的录取率成为比哈佛大学还难录取的学校。从表2、3中明显看到美国留学申请人数逐年增加,录取率不断下降,竞争逐年激烈,入读名校越来越难。

(二)两大原因促成录取率下降

一是提前宣传,扩大申请基数,降低录取率。通常美国一流名校的招生特色都是广招薄取,想方设法降低录取率。因为低录取率能够让大学看起来杰出、优质、精英。由于美国各大学每年的招生规模基本稳定,降低录取率最根本的办法是增加申请人的数量。大学一般会牢牢把握招生宣传与咨询活动尽可能采用“各种各样的招生技术”[21]积极吸引更多的申请者。主要方法有:

第一,邮寄资料、开展通信。每年10月中旬举办“预备高考”(Preliminary SAT,PSAT考试即SAT预考),试题与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试题来自同一试题库,该成绩可用以申请美国优秀学生奖学金,因此对高校具有参考价值。一些大学会在预备高考后向相关机构购买有关成绩段的资料[23]78,然后向其感兴趣的“目标”学生不断邮寄各种精美的学校宣传册和内容详实的咨询卡,并发送邮件,甚至直接给考生打电话。有九成准备升学的考生表示收到过一所学校的招生宣传资料,有50%的学生收到10所或更多。[24]第二,组织开展校园参观等活动营造直观印象。了解一所大学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自去看看,许多大学会寄出邀请卡组织自由参观(open house)和招生接待会(admissions reception)等自我推销来打动学生。“包括普利斯顿、哈佛、耶鲁等名校,都放下架子、不遗余力地推销自己,争夺生源。”[23]78第三,举办招生信息发布会。每年招生季大学招生专员会在各地巡回举办各种信息发布会,通过发表激情昂扬的招生宣言鼓动考生申请。大学求贤若渴,营造学生占据有利位置的表象,于校方而言“只是把你当成一个候选对象而已。学校的原则是,候选人的基数越大,越有可能选到优秀的学生。”[25]

二是申报系统的信息化、便利化,降低学生申请成本。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1975年由15所美国大学联合设计的简化大学本科申请步骤的通用申请系统(Common Application,简称CA系统)启用,到目前已有包括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名校在内的590多所美国大学开始使用,涵盖美国大部分名校。除少数学校,如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纽约州立大学(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麻省理工学院、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The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等使用自己的网申系统外,学生申请美国大学都要通过通用申请系统。该系统有效地简化了申请步骤,“学生申请多所学校只需填写一份表格,迅速地邀请指导老师和推荐人为自己写推荐信,也方便管理自己学校的申请”[26],这大大减少了申请负担,极大地提高了效率。此前如果考生想同时申请多个学校,可能需要根据不同学校的喜好来设计不同的申请材料,势必会花费很大的精力。通用系统使学生“广撒网”地申请大学以提高成功率,对学校而言申请人数增加有利于降低录取率。

(三)异化的录取率带来的恶性循环

学校与学生间的博弈日益激烈。与十年前的录取率相比,美国顶尖大学如斯坦福大学、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康奈尔大学等都下降了一半。其中,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的录取率更是从40%以上,直接跌至8%。学生为增加被录取概率而申请多个学校,申请数前所未有地上升,最挑剔的学校无可避免地要优中选优,绝大多数的申请者会被拒绝。一些大学的招生主任表示,他们拒绝的大多数学生都很强,跟被录取的学生相比没什么不同。“有的大学招生主管对目前的申请与招生的恶性循环现状表示担忧:申请人越多,学院越要淘汰,录取率就越低,因而学生会越害怕,导致他们发出的申请也就越多。”[27]“杜克大学本科生招生主任克里斯托弗·古滕塔格也坦言,衡量学校的一个方法就是看它的申请人数及录取率,有的大学做的一些事情只是为了增加申请人数,玩数字游戏而已。”[28]

美国名校招生过度关注录取率,忽略人才本身。普林斯顿大学招生院院长雷珀(Janet Rapelye)表示,人们太过于关注常春藤的录取率,而忽略了最重要的是找到适合的申请人。[29]《纽约时报》著名评论员布鲁尼(Frank Bruni)在谈论美国顶尖大学陷于录取狂潮时,强调“你去哪所学校并不决定你成为什么样的人”。[30]

实际操作代价巨大,并造成招生不公平。学校为了降低录取率鼓励学生申报,每所学校每年要花费大量的人、财、物力面对越来越多的申请材料。浩繁的申请书给招生工作造成极大的挑战,招生官明确表示由于精力所限并不能对每一份材料都仔细查看,使考生的命运在非透明的招生环节下更像是在进行一场赌博。

三、注册率的博弈

(一)美国名校追求越高越好的注册率

美国大学的排名还受另一项指标的影响——新生注册率(或入学率,yield rate),即新生最终注册人数占录取人数的百分比。《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评估需要[11]

一个重要数据是一所院校申请人的招收百分比(申请率)——该百分比越低越好,编辑们就是这么认为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还把真正入学人数与当初同意接收人数对比(注册率),并进行排序,认为这个比例越高越好。

注册率高越能够显示大学受欢迎的程度,意味着学校有较高的声誉,学生有强烈的动力入读。

美国大学自主招生制度允许考生同时申请多所大学,一般而言学生会申请至少两所一流学校,两所与自己成绩相当的学校以及两所保底学校。一名较为出色的考生可以收到10封左右的录取通知书,但最终只能选择一所大学,这便是各所大学激烈争夺的焦点——注册率。

(二)提高注册率的两种方式

在一般的常规录取(regular decision)之前,美国的大学通常会采取提前录取(early adimission)来锁定生源、保障高注册率。提前录取又分为提前决定(early decision)和提前行动(early acation)。

提前决定是指学生和第一志愿院校签约,一旦被该院校录取就必须进入该院校学习。除非学生申请了经济资助,却因为没有得到该项资助而无法上学,他可以拒绝入校并退出提前决定合约。每个学生同时申请其他学校,但只能申请一所学校的提前决定,因此学生通常将最心仪的大学进行提前决定。

提前行动是指学生可以同时向多所实行提前行动政策的大学递交申请,被录取的学生并不一定要接受录取,可以等待在常规录取结果全部出来后再做决定。提前行动又分为单选性提前行动(single choice early action)、限制性提前行动(restrictive early action)。单选性提前行动在收到录取通知书前不能同时申请其他提前行动或提前决定学校。有些学校的限制性提前行动略微放松一些,可以申请提前行动,但不能申请别的提前决定学校。

常春藤联盟为了提高注册率也都采用了提前录取的方式。其中5所(宾夕法尼亚大学、布朗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达特茅斯学院)选择提前决定,3所(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耶鲁大学)选择限制性提前行动,虽然学生有被录取后不去的选择,但由于每次只能申请一所学校,也使学生实际上没有别的选择余地。提前录取以保证录取的学生不流失,学校就可以获得满意的注册率。学校还会仔细甄别,列入候选,即大学通过预测更有可能到其他学校入学的学生而将其列入录取候选人名单(等待名单),但不去直接录取这些学生。这样不仅使学校看起来更难申请,而且也有助于最后有更高的实际入学率。

四、“合法腐败”与“挤出效应”

(一)普遍的“合法腐败”影响招生质量

近些年来,美国以常春藤名校为代表的私立名校在录取上的不公平已受到关注。在一项历时3年,对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等100所顶尖大学的申请入学调查[31],揭示美国一流大学在招生中普遍存在“合法腐败”的现象,即美国的精英大学会录取学业不好但家庭背景优越者,如“联邦参议员或其他政要的孩子,很多国外国家领导人的孩子”[32],特别是家族能给学校带来丰厚捐赠的学生等;对于校友子女和本校教师子女的优先录取(legacy preference,也译为对亲朋故友的照顾)也是公开的秘密。有数据显示,在一流的美国大学的学生中,校友子弟大约占10%到25%,教师子女有1%到3%。[33]哈佛大学研究人员赫维茨(Michael Hurwitz)的统计结果表明,校友子女在顶级私立大学的录取率比非校友子女高出45%左右。以不同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成绩的校友子女进入名牌私立大学所增加的录取率(%)为例,不同成绩段的校友子女,得到的关照差别不大。[34](见表4)

常春藤名校大量招收权贵子弟,导致了学生素质和学术声誉的下滑。美国《时代》周刊指出,由于上述招生政策常春藤名校拥有的主要是名气,学生素质不一定强过名不见经传的公立大学。在《财富》杂志评出的500强企业中,绝大部分公司的总裁都不是名校出身。[35]也侧面表明美国精英高校由于“照顾政策”导致招生质量不高。

(二)低收入家庭在提前录取中易被“挤出”

美国社会阶层的不同也影响着入学机会,即在提前录取中的挤出效应——有经济优势的学生不断集聚,而低收入家庭或资源匮乏高中的生源不断被“挤出”。提前录取中富裕层的学生有更多机会,因为他们拥有更多信息渠道、能够负担专门的升学顾问费用、没有入学的经济顾虑等[36],该效应非常隐蔽,无形中将低收入家庭子女挤出。有调研表明,精英高校的学生群体之间存在明显的同质性,即录取的学生基本都来自优渥的家庭。[37]如图1中高、中、低收入家庭对应了高、中、低水平的入学机会,显然高收入家庭具有更多的机会进入大学。当另一部分学生被挤出后,学校的生源多元化受到影响,这将“不利于不同思想的交融,阻碍高校的创新发展”。[23]78该现象折射出美国招生制度注册率异化隐含的对高校生源的影响及不公平。

资料来源: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CPS)1975-2011 Data. 2012 Education Statistics Summary[EB/OL]. Bls. Data Tools.(s. d.)[2018-02-09]. https://www.sogou.com/link?url=DSOYnZeCC_oTQhnmEwuNm48sS3SORzpp.

注:由于一些短期数据波动和小样本量,收入群体比例取基于三年变动平均值。高中毕业生中包括获得普通同等学力学生。

五、思考与启发:理性借鉴美国招生制度

美国名校通过追求声誉来保障生源质量,在一流院校的招生中不仅存在着对录取率、注册率等因素的激烈竞争,还权衡着成绩、个人能力、家庭背景等指标。在排行榜、社会舆论等各方利益交错的环境下,导致招生制度出现异化。理想的招生制度应该是使高校能够公平地选拔出所需的各种优秀人才,让各种人才进入能满足其培养需要的高校,实现双向的最优选择。

(一)贴近大学价值内涵,回归人才培养初衷

理论上,大学水平高,就会吸引更多人报考,其录取分数自然不会低。从这个角度看大学排名一定程度上能够较为真实地反映大学的学术水平。但大学排名实际上成为一种面向公众的评价信号,影响公众对大学的偏好,从而引起录取率、生源质量的波动。排行榜的设立初衷在于建立一个参考,而非标准。但现实中高校受到舆论影响,被动裹挟进入学术声誉的保卫战。在排行榜的角逐中,录取率、注册率成为直接影响美国大学排名的两项最重要指标,迫使高校将精力放在招生环节,削弱了培养环节的力量。高校的质量必定要经历长时间积淀,通过在科研学术上的孜孜追求,对人才培养精心耕耘以及对学校治理持久探索。大学“基业常青”,必须回归大学价值的内涵与根本——关注人的培养。高校应对自身生存发展格局志存高远,避免依靠录取率博弈抢生源的短视行为。[39]重招生而轻培养的发展只能与一流大学背道而驰。

(二)审慎借鉴国外制度,营造温厚舆论环境

美国招生制度的多元化在人才选拔上值得肯定,但需看到制度异化背后的不公平。制度天然有缺陷,不存在一种一劳永逸的招生制度。在评判美国招生制度时应理性客观,充分考虑影响招生制度背后的国情、文化的巨大差异;根据自身国情、社会面貌以及受教育人群特点对招生制度进行修正、调试,切勿一味否定自身制度,更忌不加考量地盲目效仿。完全照搬美国的招生模式可能会引发尖锐的社会问题。

另外,社会舆论导向是促进或破坏制度的双刃剑,良好的制度运行需要理性、温厚的舆论环境,应避免舆论情绪对国外制度的追捧和对自身制度的贬损。当然,公众对于美国招生制度的倾向源于缺少全面认识,学界应加强相关研究,澄清利弊,引导健康的社会舆论。

(三)规避招生异化选材伤害,探索自身招生路径

美国名校对于优秀人才的保护似乎做得比较好,但不可回避的是,在其招生过程中付出了巨大的人力、财力成本以及将贫弱阶层的学生“不露声色”地过滤在优质教育资源之外。看似公平的提前招生暗含对家庭高经济能力的要求:能够支付高额申请费、培养优秀技能的培训费。无形中提升了低收入家庭考生的入学门槛。这不仅是对优秀学生个体的伤害,同时也是“巨大教育资源的浪费”[40]。长久而言,社会分层程度只会越加严重,从而可能动摇社会稳定。

现有招生制度或多或少均有不足,但至少适应当下的实践。应认识到制度具有惯性,避免大刀阔斧的改革,稳步探索适合本土国情的招生道路。用发展的眼光包容制度缺陷,一方面厘清自身教育制度的局限,另一方面勇敢探索更有益招生育人的规则。

参考文献:

[1]陆一.建构招生文化任重道远[N].光明日报,2015-07-06(05).

[2]北美留学生日报.美国名牌大学招生潜规则:招生过程中的“合法腐败”[EB/OL].搜狐.教育.(2015-01-29)[2018-04-08]. http://www.sohu.com/a/762711_101263.

[3]姚玲珍,丁彦皓.房价变动对不同收入阶层消费的挤出效应——基于上海市的经验论证[J].现代财经(天津财经大学学报),2013(5):4.

[4]NACAC.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EB/OL]. Nacacnet. About NACAC.(s. d.)[2018-03-01]. https://www.nacacnet.org/about/overview/.

[5]ACT. American College Test[EB/OL]. Act. The ACT Test.(s. d.)[2018-03-06]. http://www.act.org/.

[6]College Board. 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EB/OL]. Collegeboard. SAT Suite of Assessment.(s. d.)[2018-03-06]. https://collegereadiness.collegeboard.org/sat.

[7]Berry,D.,& Hawesy,D. American’ s Elite Colleges:The Smart Applicant’s Guide to the Ivy League and Other Top Schools[M]. Framingham:The Princeton Review,2001:3.

[8]College Board. Advanced Placement[EB/OL]. College Board. Discover AP.(s. d.)[2018-02-09]. https://ap.collegeboard.org/.

[9]IBO.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Diploma Program[EB/OL]. Ibo. About the IB’s Programmes.(s. d.)[2018-02-09]. http://www.ibo.org/programmes/diploma-programme/curriculum/.

[10]Conley,D.,McGaughy,C.,Davis-Molin,W.,et al. Research Summary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Diploma Programme:Examining College Readiness Based on a Research Report Prepared for the IB. The Education Policy Improvement Center[EB/OL]. Ibo. Programmes.(2014-07-05)[2018-03-06]. http://www.ibo.org/globalassets/publications/ib-research/collegereadinesssummaryeng.pdf.

[11]IBO. New Studies Explore IB Students’ Preparedness for Success in the 21st Century[EB/OL]. Ibo. Benefits of the IB.(2014-07-30)[2018-02-09]. http://www.ibo.org/news/news-list/in-the-ibs-2014-review-of-research-results-find-ib-programmes-to-have-a-positive-impact-on-student-preparedness-for-college-career-and-civic-life/.

[12]IBO. Why offer the DP?[EB/OL]. Ibo. Programmes.(s. d.)[2018-03-06]. http://www.ibo.org/programmes/diploma-programme/what-is-the-dp/.

[13]NACAC. NACAC Counseling Trends Survey,2012[EB/OL]. Nacacnet. Events.(2012-05-01)[2018-02-09]. https://www.nacacnet.org/.

[14]Karen,D.‘ Achievement’ and‘ Ascription’in Admission to an Elite College:A Political-Organizational Analysis[J].Sociological Forum 6,1991(2):359.

[15]斯坦伯格,J.高考门槛——美国名牌大学招生纪实[M].张久琴,刘永义,译.北京:中国商务出版社,2005:9.

[16]US News & World Report. Global Universities Ranking[EB/OL]. US News. Education.(2012-01-20)[2017-09-09]. https://www.usnews.com/education/bestglobal-universities/articles/methodology.

[17]Gnolek,S. L.,Falciano,V. T.,& Kuncl,R. W. Modeling Change and Variation in U. S. News & World Report College Rankings:What Would it Really Take to Be in the Top 20?[J]. Research in Higher Education,2014(8).

[18]郝丽君.美国“常春藤盟校”本科生录取影响因素研究[D].硕士学位论文.北京: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2011:36.

[19]Top Tier Admissions. Ivy League Admission Statistics for Class of 2014[EB/OL]. Top Tier Admissions. Statistics for the Class of 2014.(s. d.)[2017-09-21]. http://www.toptieradmissions.com/resources/college-admissionsstatistics/ivy-league-admission-statistics-for-class-of-2014/.

[20]Top Tier Admissions. Ivy League—Classes of 2015-2017[EB/OL]. Top Tier Admissions. Admission Statistics for the Class of 2017.(s. d.)[2017-09-21]. http://www.toptieradmissions.com/resources/college-admissions-statistics/ivy-league-admission-statistics-for-class-of-2017/.

[21]克拉克,B. R.高等教育新论——一个多学科的研究[M].王承绪,徐辉,郑继伟,等,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95.

[22]Top Tier Admissions. MIT And Stanford—Classes of 2015-2017[EB/OL]. Top Tier Admissions. Admission Statistics for the Class of 2017.(s. d.)[2017-09-21].http://www.toptieradmissions.com/resources/college-admissions-statistics/ivy-league-admission-statistics-for-class-of-2017/.

[23]黄全愈.高考在美国——旅美教育学专家专家眼里的中美高考[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24]吴向明.美国高等院校招生制度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81.

[25]黄全愈.你离美国大学有多远——高考在美国[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180.

[26]Common Application. The Common Application[EB/OL].Commonapp. College is Ready for You.(s. d.)[2018-02-01]. http://www.commonapp.org/.

[27]中国教育在线.美国顶尖学府录取率创新低[EB/OL].网易.教育频道.(2014-04-10)[2017-10-06]. http://edu.163.com/14/0410/15/9PFTGLFN00294MA8.html.

[28]The Charlotte Observer. What to do if You Didn’t Get into Your Dream College[EB/OL]. Charlotte Observer. Education.(2014-04-07)[2017-10-06]. http://www.charlotteobserver.com/news/local/education/article91105 40.html.

[29]Quiñones,E. New Class Selected from Record Number of Applicants[J]. Princeton Bulletin Weekly,2015(94):23.

[30]Bruni,F. Where You Go Is Not Who Youll Be:An Antidote to the College Admissions Mania[M]. New York,Boston:Hachette Audio and Blackstone Audio;Unabridged edition,2015:3.

[31]Golden,D. The Price of Adimission:How America’s Ruling Class Buys Its Way into Elite Colleges—and Who Gets Left Outside the Gates[M]. New York:Crownpublishing,2006:112.

[32]吴军.大学之路——陪女儿在美国选大学:上[M].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5:153.

[33]屠晨昕.《大学潜规则》译者张丽华揭示——国外名校的傲慢与偏见[N/OL].钱江晚报,2013-06-30(B0002). http://qjwb.zjol.com.cn/html/2013-06/30/content_2210342.htm?div=-1.

[34]Hurwitz,M. The Impact of Legacy Status on Undergraduate Admissions at Elit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J]. 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2011(3):483.

[35]萧雄.美国名校招生也走后门[J].政府法制,2007(10):20.

[36]Afram,R. Z. Civil Rights,Antitrust,and Early Decision Programs[J]. The Yale Law Journal,2006(115):889.

[37]McClintock,E. A. When Does Race Matter?Race,Sex,and Dating at an Elite Univerity[J].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2010(72):53.

[38]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CPS)1975-2011 Data. 2012 Education Statistics Summary[EB/OL]. Bls. Data Tools.(s. d.)[2018-02-09]. https://www.sogou.com/link?url=DSOYnZeCC_oTQhnmEwuNm48sS3SORzpp.

[39]加塞特,O.大学的使命[M].徐小洲,陈军,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120.

[40]陆一,史静寰.志趣:大学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基础[J].教育研究,2014(3):49.


返回列表

主办:吉林省生命与安全教育学会|生命与安全教育官方网站|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电子邮箱:smyaqjy@126.com  联系电话:0431-85336138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世纪大街600号B座1250-1252室

Copyright © 2018 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吉ICP备18006789号-1

备案图标.png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653号